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庭审辨析洗去黑社会外衣  

2009-10-11 17: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8月初,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出公诉,认为:被告人李××等9人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94条,应以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罪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被告人李××洪××等人违反国家规定,进行非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25条,应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26条,应以强迫交易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以李××袁××严××何××非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造成被害人轻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34条,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以被告人李××、袁××、胡××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威胁手段强行索要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347条,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以李××、钟××、严××非法买卖国家机关证件、伪造公司印章,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第280条,应以买卖国家机关证件、伪造公司印章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我委托的当事人洪××公诉时涉嫌的罪名是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经营罪,强迫交易罪。

一、开庭前再度会会见

开庭前会见的重要性

   1、与当事人交换对起诉书的意见,听取被告人对案件事实的辩解。

   2、向被告人介绍庭审程序和注意细节,当辩则辩,注意答话态度,避免法庭对其产生诸如认罪太度不好,推卸责任、不老实等主观性不良看法。

   3、明确告之当事人在法庭调查时,注意问什么答什么,答话宜简不宜繁,非不得以不作解释性回答,以避免当庭被法庭打断或训斥,这样既影响自己心态,又容易给法庭一个狡辩的感观,辩护的事项应交给律师去处理。

   由于我的当事人不是首犯,对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在起诉前已交流过,笔者是不认为会构成此罪,但非法经营极不好说,主犯李××也很有可能不认黑社会,但会认可非法经营罪,如果是非法经营罪,洪××也仅是一个打工人员,位处从犯,量刑就有不会太高,另外洪××也经常协同他人去市场强行收取屠宰费和陪同主犯李××一起去逼迫他人到他的地方屠宰,法庭判处强迫交易罪成立的可能性也较大。

   鉴于洪××的地位和犯罪事实及性质,只要不特别引起公诉方或法庭的关注,量刑就不会特别重,但若是洪××在法庭上强行辩护,多方解释,解释越多,漏洞也越多,公诉方就会特别加强举证或交叉询问,问的越多,法庭关注的程度会越高,法官印象也越深,量刑就会特别“关照”,重判的可性也就越大。

   在法庭上不是说的越多就会显得越有理,也不是说的越多就会觉得对被告人越有保障,这一点与普通人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有些律师为了避免委托人和家属将来指责律师在法庭上说的太少,没有起到作用,或者是感觉花了那么多律师费,律师只说了几句话,感到不值,而只好东拉西扯的在法庭上多说话,其实这样做是会适得其反的。

   庭审如期进行,由于是一起涉黑案件,法院对进行入旁听的人员进行了登记、检查等特别处理,并加大了法警人员。

   庭时调查时,主犯李××如先前所料,仅承认非法经营的控罪,对其他如故意伤害等罪均不认可,这一结果应是其辩护律师与其反复讨论的结果,李××认可屠宰场是其出资设立,盈利不到10万,对每位生猪档收取30元是要负责包赔被罚的损失,对故意伤害和敲诈勒索均非出于其指使,与其无关,其他被告人也相应作了对自己有利的陈述。

   公诉方发表公诉意见时指出,虽然各被告人作了不同的辩解,但不影响定罪,李××等人组织严密,对各被害人产生了畏惧,民愤极大,应予严惩。

辩护人在辩护时着重提出了如下意见:

   1、辩护人注意到立法解释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定性是要求同时具备四个特征,这说明这四个特征缺一不可,这样才能将一般性的犯罪团伙和流氓黑恶势力团伙进行区分,防止扩大打击,以保障人权。

   2、从本案法庭调查的事实和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所谓的暴力事件只有吴××被打一事,但吴××被打究竟是不是其不到私宰点杀猪被打,还是出于该团伙利益的要求,还是因个人私怨被打,公诉机关并无确凿的证据加以证明,相反法庭中各被告人对此点的陈述完全不一致,前后不能互相印证,以现有的证据只能认定为一般的伤害案件,但要将其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暴力事件显然是不能成立的。

   3、关于各被害人受到威胁的事情,从被害人陈述的各个笔录中可以确定大部份的被害人自己本身并未受到过各被告人直接或间接的威胁,相反所陈述威胁的事实都是使用了听说或据说等字眼,显然这是一种传闻证据,且又是自己个人的主观感受,不具有证据效力,也不具有证明力。

  4、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除了暴力、残害群众,为恶一方以外,全国人大的法律解释第四项还规定要有严重破坏当地的社会经济及生活秩序,这一点在本案中证据更是缺乏,事实上大鹏、南澳、葵冲三地的生猪私宰现象极为普遍,而经济发展也是一直趋势向上,从未因此受到严重破坏,可以说洪××所在的团伙私宰的规模只是比其他人更大而已,而洪××仅是参与私宰的一个打工人员,其行为虽有违法,但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所要求的要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秩序及生活秩序,相去甚远,远未达到此标准,即使以整个团伙查明的全部犯罪事实而论,也是不及的。

   5、至于犯罪组织及分工的问题,辩护人认为:非法经营本身就有一定程度的工作分工,因此,不能简单的将非法经营当中工作上的分工直接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上的分工,两者在严密程度,组织纪律存在明显区别,不可不查。

   6、不能以上访户人数多少来确定本案的严重性,而是应以证据可以证明的事实来确定犯罪的情节的严重性。

   7、洪革仅构成非法经营罪的从犯,而不构成强迫交易罪。

   这7点的辩护观点基本上陈述了是黑还是非黑的要点,公诉方要证明是黑社会性质就必须大量举证证明暴力威胁事件,而且还要达到罪恶累累,令人发指的程度,但本案公诉方所指的暴力根本达不到这个程度,至于严重破坏经济生活秩序就必须证明龙岗三地的经济因此而产生了明显的下滑,群众生活因此而苦不堪言,这明显要抹黑龙岗日浙向好的经济发展,在没有大量事实的情况,这个结论是不好下的。本案涉黑的四个犯罪特征至此已有两个被否掉了,另一个固定组织和人员的问题,正好用公诉方指控的非法经营罪来辩驳,到是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效果。

(接后续写)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