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我在厕所“旁听”央视大火案  

2010-08-19 16: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春来律师:我对北京一向是怀有好感,毕竟是天子脚下,比不得山高皇帝远的乡下,至少北京那地应该是文明昌盛之地,诗书礼仪之都,应该能沾染上不少的法治文明,但如今看了罗洁琪的博客,却也让我好生失望,原来就算是北京,那法院也是如此地昏暗,看来天下的乌鸦都是一般的黑,就算是北京的也不例外。

 

我在厕所“旁听”央视大火案

     

     这是我熟悉的厕所,在北京二中院审判大楼的一层。每次旁听大案,为了不被法警驱赶,我都要躲在这里。幸好,其中一个是马桶,如果站累了,可以舒舒服服地坐一会儿。

 

  对于人性化的东西,我会逐渐产生感情,哪怕是个马桶。

 

  3月23日早晨,我又来了。据官方消息,著名的央视大火案在一层的第二法庭公开审判。不过,法院早早宣称,旁听席已满,不接受媒体的旁听申请。

 

  律师告知,每个被告的家属只有1个旁听名额,律师助理也不得入内。庭内30多个旁听位,除了21名家属,其他位置真的坐满了。只是,我无从查实他们的身份。

 

  为了进入法院庄严的大门,我手持其他案件的旁听证经过了安检,那个案子在三楼开庭。我还来不及得意,就被走廊的法警截住。他们别有意味地笑着说,央视的旁听证是不一样的,根本不是我手里的小纸片。

 

  我举手投降,恭顺地说,在休息椅坐着,总可以吧,我保持安静。

 

  “不行,我们现在就要戒严!你立刻出去”,瘦警察严厉地说。   

 

  这个时候,几个圆肚子的警察也过来了。

 

  为了不被“请出去”,我很识时务地说,“我要尿尿”。

 

  怀着复杂的心情,又进入“庇护之所”。抬头发现,洗手池旁有个男人好像在独自抽烟。一阵欣喜,阶级朋友啊。

 

  于是,我们俩并肩站着,在厕所里面,遥望十米之外的第二法庭。庭门始终紧闭,门口的几个法警很警惕地和我们对望。

 

  作为记者,我们一直无法了解大门之内的庭审真相。当天晚上才知道,庭审中有被告鸣冤,家属低泣。传说中的“大裤衩”着火后,没有央视领导人被追究刑责,多名农民工以及安保人员被审。事后,有人评论,应该把卖打火机的哥们也抓起来。

 

  后来,瘦警察忍受不了沉默,过来检查证件,然后问,“为什么还不上厕所”。

 

  “我还在酝酿”,阶级朋友说。旁边的我扑哧地笑了出来。笑声触犯了瘦警察的神经,

 

  “他要酝酿,你在这站着干嘛?”

 

  “我怕他掉下马桶,要拉他一把”,我忍住不笑。

 

  他大声训斥,“你是成年人吗?什么鬼话,你怎么能进男厕所……”

 

  我说,“如果朋友有生命危险,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他气急败坏了,说,“行,老子今天奉陪到底。”于是,厕所里又多了一个人。

 

  时光有点无聊,但是,我们为了等到半途上厕所的律师或者家属。于是,我们在瞎谈,瘦警察双手抱胸,斜靠在旁,闭眼假寐。

 

  后来,我想离开厕所透透气。

 

  瘦警察跟着出来,大声喊,“你不是要上厕所吗?干嘛要走啊”。他开始对我拉扯,非要把我拽进女厕所。

 

  我说,“请注意你的言行,刚才你没出示工作证就检查我的证件。另外,只有女警察才能跟着我上厕所。”

 

  他气坏了,俯下身子,用手指头对着我,口水四溅,苦口婆心地、语无伦次地教育我,“如果是你妈要看你的证,你会问你妈出示工作证吗?如果是你女儿……”我听得晕了,很想问他,究竟谁是谁的妈?

 

  后来,终于有家属出来上厕所,但是,被提前警告,不要和厕所的那两个人说话。

 

  非常没劲,打算撤退。正在此时,收到报告的领导,在法警簇拥之下也进入厕所,威风地说,“法院规定,到三楼旁听的人,不能到一楼上厕所。”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