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行政诉讼需要坚定的当事人  

2010-08-24 22:07:00|  分类: 案后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律师多年,见过了各色各样的当事人,有的当事人对律师的水平要求不高,却在意律师的代理费,有的当事人很在意律师的专长与水平,却对律师费的高低并不特别在意,而我是对律师费的高低并不在意,却对当事人的为人和对律师工作的尊重特别在意,我接受委托更多考虑的是基于当事人的态度及是否属于我感兴趣的案件,换而言之,如果当事人是我喜欢的类型,案件是我喜欢的类型,律师费低一点我也是无所谓的,曾经在几年以前,只要碰到我所兴趣的案子,甚至免费也愿意接受代理,但现在却是有点改变了态度,至少我不会再接受免费代理案件。

在行政诉讼中接受免费代理,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至少会让被告上法庭的行政机关认为我是在无端地找他们的麻烦,万一我们的主管部门出面干涉,我也只能退出代理,因此收费是必然的,收了律师费,我就可以理直气壮拒绝退出代理,因为这样的退出不但是违约行为,而且也是有违律师职业道德的行为,在这一点上,我相信我们的主管部门是不会作出让我为难的决定,毕竟政府也在开放之中,虽然开放得有点慢,但毕竟是有进步的。

在行政诉讼中,如果当事人提出要免费代理或风险代理,我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因为在行政诉讼的案件中,如果连起码的律师费都不愿意支付,那么这样的当事人随时会抛下律师而单独撤退。从这个意义上讲,当事人愿意支付律师费,不但是认可或信任律师的一种行为,也是愿意与律师一起将行政诉讼案件进行到底的一种表态,有这种态度的当事人才是我的当事人。

昨天我接了一单与行政诉讼有关的案件,案件很小,但是案件的当事人是我喜欢类型,案件也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说过我接受代理,案件大小不具有决定性作用,当事人与案件的类型才是我接受代理主要考虑的因素,从这个意义上讲,已经不是当事人在选择我,而是我在选择当事人,我不认为老律师或大律师应只关注大案,这样才显得有身份,相反我认为没有必要看轻小案件,我丝毫不认为代理小案件就会有失我老律师的身份。

我接的案子是件劳动案子,只不过我的当事人去申请劳动仲裁时被拒绝,当找到我的时候,我却建议他不走劳动仲裁程序,因为我认为这个案子更像是个行政案件,我接受这个案件,是基于当事人坚决要告的态度和我试图想从行政程序中找出解决此类纠纷的一种尝试,因为她的用人单位没有工商注册,没有获得营业执照,我决定走行政诉讼模式,要求工商局对我当事人非法设立的单位进行行政查处,并视查处结果来决定是否对工商局提起行政诉讼,我相信只要对工商局提起诉讼,那么当事人的工资及补偿问题也是毫不费力的能得到解决。

当然这样的解决模式是另类的,但对我来说却是家常便饭,因为我办案子从不依常规出牌,我从不拘泥于何种程序,只要能解决问题,采用什么样的合法程序都是对,当我将查处申请即将递交工商局时,我突然认为应该给这个非法设立的企业一个自我纠错的机会,而没有必要非要工商局对其进行取缔查封,毕竟我的最终目的是解决当事人的问题,而不是要逼倒一个企业,那怕这个企业是非法,这个社会说穿了大家活得其实都挺累。

我临时起草了一份律师函发给了我当事人的这个企业,不过这家企业的激烈反映倒是超出我的意料,当天,这家公司的老板就打电话给,并威胁我要去司法局投诉我,我对这样的威胁一向不屑一顾,他的态度反而使我对这家老板也产生了不好的看法,一个老板面对问题连最基本解决问题的态度都没有,这样的企业就算是被依法取缔了也是自找的,至少于我言已警示过,对得起他,当然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过,这个老板的激烈态度反而让我感觉到了我的救济方式一定是触动了这个老板最弱的痛处,他的声色俱厉显示了他的脆弱,要不他没有必要在接受律师函不超过半个小时就激动地打电话给我,相反,如果律师函发出去后什么反映都没有反而是件糟糕的事,从利益角度分析,我的当事人赔偿要求不过三万,而被工商局取缔查封的损失远不止这些,相害相权,取其轻,正常人都会选择息事宁人,因此我当事人的问题一定是能得到解决,而且解决得一定比民事途径快。

在这个老板打电话给我之后,我也打电话给我的当事人,我告诉她,如果这个老板要求私下和解,要对方承担律师费是和解的先决条件,当然这也是我做律师的原则,我一直对行政诉讼的当事人都有这个要求,所以在我代理的行政案件中,律师费最后很多是由对方当事人支付的,以致于有些当事人事后感叹,早知道律师费可以由对方付,应该多给我些律师费或不应该与我计较律师费,事实上这些当事人不知道,如果他过于计较律师费,那么他一定不会是我的当事人。

律师费的转付在法律界一直争执多年,国家的立法层面是不支持的,什么原因无法猜想,要猜想我也只能认为是律师不受待见,或是政府认为这种方式会助长律师挑词架讼,不利于管理,说白了,律师制度也只过是为了民主的形式,不得已设立而已。以目前法制现状,律师没有能力能改变国家的立法态度,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律师的创新,事实上很多律师都在做这样的创新,当然律师在做这些创新的时候更多是有一些坚强不屈的当事人,正是这些生活中的弱者,坚定的将一些能影响法治进程的案件交到了律师的手中,才能使律师更有作为,他们其实真是的无名英雄,所以我认可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论点,当然我也认为法治的发展最终也是这些弱小的当事人一点点促成的,只不过政府有时候却在无意中破坏了法制,如赵作海案,余祥林案、孙志刚案莫不如此,是他们最终推动的相关法律的修改,但也侧面证明了政府对法制的破坏作用。

行政诉讼案件的解决其实并不完全取决于律师,有时候更多的是取决于当事人的坚定,很多时候,行政诉讼案子胜诉了,拿着胜诉的判决却没能解决当事人的问题,有些案件,败诉了却把问题解决了,而这里起关键作用的是当事人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意志和坚定不移要告的态度,当事人敢打是关键,在深圳曾有一项重大工程涉及政府行政违法,当这帮业主找上门来咨询,我明确告诉他,要告的是省级政府部门时,没想到却把他们自己给吓退了,他们认为他们有求于政府,不应该和政府作对,他们最终选择了闹访,政府却毫不留情地依法刑拘,这样的当事人怎么可能是打行政诉讼案子的当事人?从整个法制环境讲,要让政府能够自觉依法行政,就需要有一大批敢打行政诉讼的当事人,有了这些当事人才有中国的法治,因此,我对网上很多人抱怨行政诉讼难打,胜诉率低,从而畏惧打行政诉讼官司,感到非常难以理解,他们痛恨行政机关违法行政,却不敢有胆气站出来说不,只能在网上骂骂政府,发发牢骚,这对中国的法治建设和促进政府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从事行政诉讼以来,一向认为打行政诉讼官司的目的还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一纸什么也解决不了问题的胜诉判决书,所以我对法院判决我的案件败诉或胜诉向来不会太在意,即使法院判决我败诉,我仍会找出其他漏洞进行新的一轮诉讼,因为不按规则出牌一向是我的风格,只要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总是很有兴趣的去做,只是很多当事人就是不明白这里面的奥妙,非要让法庭判个清楚,结果错失了在行政诉讼中有多次可以协商调解解决问题的机会,这是很可惜的。

有什么样的国家就会有什么样法治意识的国民,换个说法,就是有了什么样法治精神的国民,才会有法治的国家!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