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审判  

2011-03-26 16:57:00|  分类: 点评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我不知道这篇文章是不是该案的主审法官所写,但文章所写的内容相当现实,既有法官对律师的轻视,也有法官对公正的期待,法官对公正也需要如原告一般的期待,这本身很能说明司法的地位和现状,从文中法官很明显的表达了对被告的厌恶和对原告的同情,但正如法官文中所说解决这个案子的关键是原告错过了世博维稳的特事特办,错走了一条解决不了正义的司法程序,当一个要打官司的原告这么理解,不足为怪,但当一个本案的主审法官也这么想,这就足以说明司法在这个国家体制序列中是何等的软弱和低下,吴委员长的“五不搞”宣言实际上葬送掉这个国家的司法大厦,只不过吴委员长在宣布这个五不搞政策时,他的人大同样是个橡皮图章,甚至比司法还不如,至少司法再不济还能判些什么?而他的法律却给下面肢解得面目全非,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初步建立,我就没有明白他的历史意义,只是我搞不清楚的是吴委员长在宣布这些内容时,内心想是不是也和这个法官一样,对这五不搞也是不以为然的。

我理解本案主审法官的良苦用心,甚至还很同情,因为他比我们律师更可怜,至少我们律师能明说,他却不能,但我不理解的是他们为什么总想给原告方一个下马威,难道这样就能确立起一个法院或法官的地位和尊严?

没勇气判,为什么就没有勇气给被告(行政机关)一个下马威?解决不了判决的最后公正,至少可以解决庭上的公正,希望这名法官能作更多的努力。

经查证,本文不是该案的审判法官所写。内容纯属戏说,当然注也是戏说。

审判

下午两点钟,我们鱼贯进入法庭落座。审判长敲响了法槌,首先由冯法官发问,她显得对原告律师的回答很不满意,不耐烦地几次打断他。庭上的气氛一下子很凝重。但这只是我们事先设计好的,就是要给原告方一个下马威。

但我才是本案的主审官,很快我接过冯法官的话头,掌控了审判的节奏。我坐在审判长的右手边,正对着原告席。原告是一对夫妻,女方今天未出庭。男当事人坐在靠右的位子上,面前的牌子写着“原告代理人”,他的律师坐中间,桌上的牌子却是“原告当事人”,我在网上见过这名律师的照片。这点小错误也无伤大雅,书记员在法官出庭前也核实过双方的身份了。

春节前,基层法院就将案卷递了上来。那是个很愚蠢的判决,原告律师抓住了法官一个重大失误。为了推翻原告提交的病历证明,被告计生部门找了两名妇产科大夫,让法官和书记员主动上门寻访,采集了两份相反观点的笔录。另一天上午,法官又对原告的主治医师来了次突然袭击。冯医生刚刚从手术室出来,法官就很严肃地问:“病历上的字迹很奇怪,我们怀疑作假,你能解释一下吗?”冯医生毫无心理准备,她一开始有些茫然,盯着病历的那一页看了一会儿,显然在回忆,之后开始责怪,“这个病人很搞,她非要缠着我这么写,这段话是她第二天来找我时,加上去的。”

一审法庭上,法官当庭念了这三份由医生签字的笔录。原告律师反应很快,当即抗议,说这违反了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人民法院不得代替行政机关采集在做出行政决定时没有提供的证据。根据庭审记录,这期间有个小插曲,原告律师抗议说:“我将于庭审后与当事人协商,是否申请合议庭回避。”而当事人马上有一个答复:“不用商量了,申请回避。”

我浏览了原告律师在那段时间的博客,他是以专打行政诉讼官司出名的律师,在各大博客网站上经常露脸。显然他认为抓住了一审法院的把柄,声称他代理行政案件十年来,头次遇见法院公然当庭作出执法犯法的行为。文章引发网民热议,民意对接下来的二审判决十分不利。

在这个事情上,一审法官的确是很无知的。从法理上来说,马上就被原告律师打到了七寸,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从情理上来说,原告当事人在法庭上也有个很清醒的表述,他说:作为病人,只依据当时主治医生的诊断来做出决定,至于其他医院的医生怎么说,我们没有义务听。更何况现在出笔录的这些医生,说得再怎么轻描淡写,那都是马后炮。如果当时是他们遇上这个病例,考虑医生要承担的责任,恐怕也会做出与冯医生同样的诊断报告。再说,计生委今天可以找两个医生来唱反调,而之前媒体报道时记者也曾调查过沪上几名妇产科专家,他们是认同冯医生当时的诊断的。”

原告当事人继续在法庭上说:“作为法院,你只要去核实这份病历证明是否是真实的,是不是这名医生所写。这名医生是否具有行医资格,这家医院是否由国家权威机构认定的三甲医院就行了。至于冯医生居然在这样一份笔录上签字,是太糊涂了。作为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何况是名主任医师,怎么可以说自己是按照病人的要求来写病历报告呢?这不但毁了她自己的医德,也损害了医院的名声。”

在这件事上,不管冯医生当时基于怎样的心理写了这份病历报告,而之后又为何在法院调查面前急于反悔,正和当事人说的一样,这名医生的确是太糊涂了。这件事情如果宣扬出去,对她本人十分不利。从面对法院调查时的第一反应来看,当事人在决定起诉后,想都没想过要去提醒一下冯医生,估计当事人也判断,在这种情况下,医生是一定会极力维护自己当时的诊断的。但还真没想到,堂堂一名主任医师,居然不敢坚持自己的一个决定。由此可见,我们国家的所谓精英群体,已经软骨到何种程度。这次法院调查恰恰是帮了原告的忙:一是证明了原告提交的这份病历证明是真的,而之前计生部门只是一直抱着怀疑病历造假的侥幸心理,在做出行政决定时却根本就没想到先去核实。也可能她们担心医院未必会卖帐,才想到在进入司法程序后,以法院的名义出面调查。过去政府执法过程中,就经常性地扯着司法的大旗为虎作仗。原告律师的指控没错,为了杜绝这种行为,最高法院才专门出了份司法解释。第二,也正好说明,冯医生给原告写这份病历,并不是在利益诱惑下而为。鉴于我国医生的口碑,很多人一开始就会以为这名医生也许跟原告有什么私交,或者说拿了原告的红包才做的。但现在却证明,这里面不存在幕后交易。那么对于一个数不相识的病人,医生为何会帮她出假病历呢?如果不是基于造假,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当时的诊断的确是出于这名医生的专业判断以及道德良心。这就比另外两名由计生委找来的所谓专家医生在事后的说法更令人信服了。

翻看着厚厚一叠卷宗,我陷入沉思中。这个案子走到今天,已经相当棘手了。也难怪李审判长要极力把这个案子推给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法官来主审。显然,随着网络的呼声,计生委已经成了个千夫所指、臭名昭著的部门。真不知道上头的领导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还要把法院也拖进去,跟她们一起担当骂名呢?

近期关于计划生育的诉讼多了起来,首当其冲就是北京那个青年教授的官司,闹得沸沸扬扬的。加上计划生育的真正受害者无非就是公务员和城市工薪阶层。农村里的计生是完全失效的,国家的社会基本保障不到位,农民的观念不转变,任何强制措施都无法阻挡农民要一个男孩的愿望。他们宁愿东奔西走、四处躲藏,哪怕地方政府把他家房子拆光,该生的还是生了。政府的罚款只会剥夺这些孩子的营养和教育经费,增添仇恨和敌对。而有权有钱的人,他们可以通过去海外生子、或者私生子的方式。我们在看青年教授笑话的同时,还不能不佩服他的勇气。现在很多知识精英们在网上也积极呼吁废除计生政策,不过也是为自己争取利益而已。但他们又不敢打破自己的铁饭碗,说白了,连我这个法官,不也是计生政策的受害者吗?独生子女有什么好的?现在八零后的一批人,自己挣不了多少钱,还照样买房、飚车,不过就是拿父母、祖父母三代人的钱来任意挥霍罢了。这是一帮自称为小皇帝的一代人,国家今后交给他们,真不知会搞出什么名堂来。

我也知道,计生是个敏感的问题。只要国家政策一天不变,这些所谓的诉讼就都只是个过场。如果有一个官司的原告赢了,会引发无数次的起诉。三十年来,这里面可谓血债累累啊。但眼下的这个案子,还是有些不同之处。那些故意超生的人不同,他们挑战的是现行的国家政策,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原告赢,等同于计生政策就要废止。而这个案件,本身就是一个特例,孕妇身患癌前病变,进行了二次宫颈手术,之后意外怀孕。原告起诉的理由,就是手上有当时主治医生的一份病历报告,报告上写明:如引产,会导致宫颈破裂,危及生命。而现在法院也证明了,这份病历不是假造的。国家计生法上也有一条:实施节育手术,应保证受术者安全。这就够了,基于此,计生部门和法院其实都掌握了行使“一厘米主权”的权力。这个官司就算判原告赢,也是很独特的,没有什么可攀比性。没有那么多孕妇在怀孕之前会刚好得恶性肿瘤的,除非她造假,但造假是很容易被拆穿的。

事实上,这样的一个案例,根本就不应该推向司法程序。当初计生办就做得很愚蠢,要不就干脆别受理原告的再生育申请,而是私下协商了结。可能他们也没想到原告会这么强硬,以对一般普通公民的了解,多数都是选择息事宁人的,毕竟还要在当地生存下去。我估计这中间原告律师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计生是近年来的热点话题,打计生官司,律师能提升自己的知名度。而当事人以为请了大名鼎鼎的律师,又有媒体公开报道,胜诉的把握大。在这种情况下,原告和被告双方的估计都不足,这完全是个双输的结局。原告当事人白白浪费了金钱和精力,最后还是得缴纳罚款。而政府方面,增加了负面影响。不过估计他们认为计生方面本来就没有好形象,也不在乎再差一点了。但不该把司法也连累进来一起挨骂啊,网上说得多难听,什么“我在上海法院中了奖!”,又扯出“上海大火”,说近年来上海许多惊天大案,都是由于司法早已沦落为公权力的遮羞布了。

这一切难道不应该在原告提出行政复议的时候就杜绝吗?政府到底想得到什么,就为了那区区几十万罚款?上海不缺钱,只要拆迁方面不出问题,靠卖地的钱就多得花不完了。我曾经也追踪到原告当事人的博客,他的文笔还算行,是个有头脑的人。他在网上透露,在给孩子申报户口时,街道计生办给户籍警暗地打了招呼,故意不受理。但原告立即翻出国务院针对第六次人口普查给各地公安局的发文,文件中要求普查期间警署无条件给超生户报户口。原告为此还特地向上海市委信箱写了申诉信。很快网上信访中心把信件转到当地派出所,户口顺利申报了,计生办也不敢出面阻止。“大概在九月上旬,我还接到市委某神秘人士的电话,询问我信访的事情处理结果如何?”原告在文章中披露,“我当时没想太多,就说已经都解决好了。事实上,后来我才从一个有政府背景的人那里了解到:世博会期间,有高层指示,几乎所有信访都会被关照特殊办理,一切从维稳出发。但那时候,我还在等行政复议结果。复议过程中,市计生委从来没给我们听证的机会,居然拖延了二个多月,一直到世博会闭幕的那天,才寄给我们复议结论。”原告愤愤地说,“我怀疑他们是故意让我错过世博会千载难逢的机会。”

“明明有特事特办的机会和权利,还非要将情势恶化,一直把责任推向司法程序,让法院来背黑锅。”我对这帮搞计生的人简直厌恶至极,简直是帮脑子坏了的家伙,一帮冷血加脑残的大妈大婶。“直到如今,这个案子怎么判,肯定还是上级说了算。而最后的骂名都还得由我来背。就连一向担任行政庭主审官的审判长,这次居然也狡猾地把担子推给我。”我喃喃地说,合上案卷,揉了揉眼睛,还是先去睡吧,明天就要开庭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