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法律是什么东西  

2011-03-09 10:58:00|  分类: 案后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老王在一家公司工作了十年,公司眼看老王老了就用非正常手段辞退了老王,于是老王满怀信心地打官司,结果法院一审只判了800元给老王,面对不利的判决笔者决定带老王走行政诉讼程序,最后老王的公司迫于压力,情愿以一审判决的五倍支付补偿金并承担所有律师费的代价,要求老王罢手官司,老王在拿到补偿金后,一脸迷茫,喃喃地自问:法律到底是什么东西?

2010年东莞的李律师电话给我,告诉我他有一远亲被公司无故辞退想打一场劳动官司,因诉讼地在深圳龙岗离我最近,故想托我帮忙代理下,并希望我在律师费上能给予优惠,我一口应承下来,律师之间相互协助是常有之事。

过了几天,李律师的远亲老王来到了我的办公室,从材料中得知,老王于2001829日进入福日公司做仓管员,20081225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至20111224日止,合同约定的工资标准为950元,每月享受岗位津贴430元和月包干工资370元,2010113日老王认为福日公司拒绝其上班打卡实际上是辞退的行为,于是在2010120日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福日公司支付被克扣的加班费、离职未发的工资及辞退的经济补偿金或赔偿金,并补办未交的社会保险,不料福日公司却答辩称,没有辞退老王,老王无故不来上班系自动离职行为,工资已按规定发放,没有克扣老王的加班费,老王在仲裁结果不理想的情况下,就想到了委托一个律师来处理他的纠纷会更好,老王认为毕竟律师要比他更专业些。

2010623此案在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坪地法庭正式开庭,双方举证之后,争议的焦点便集中在以下几点,1、老王是辞退的还是自己不想干自动离职的?2、老王提供的两年的电子考勤明细表和经福日公司人工统计并经老王签名的考勤统计表,究竟以那一份作为老王计算工资的依据?

针对第一问题,福日公司没有提供可以证明老王是自己离职的证据,但主张老王确实是自动离职的,公司没有辞退过老王。

我向法庭出示了福日公司内部安排离职电子文件,内部电子文件显示,该文件内部发送时间为201019115530秒,发送人是该公司的副总,收件人是公司行政部及各部门,内容是:因公司市场订单变化太大,结合公司实际,做出如下安排:拟安排时间从下周一开始请假(或离职),安排请假(或离职)人员的具体来源为PMC一人,货仓部3人,注塑部1天,涂装部4人,装配部5人,品质部7………,今天下午1730分前务必将名单和职位给人事部,从以上数据看是达不到黄总要求1月份120万元工资的目标,要求:全部年前离职人员依人事部安排周一(11日)和周三(13)办理离职,如遇人资源不足,由PMC合理调配,结尾还特别强调必须执行,在法庭上,我认为这份证据至少可以证明福日公司为何要辞退老王的原因,而且文件中明确了老王所在的货仓部安排离职的人员为3人,安排周一(11日)和周三(13)办理离职也与老王2010113日实际离职的时间相吻合。

我向法庭出示的第二份证据是2010113日老王的电子考勤记录,考勤记录显示,老王730分打卡上班, 12点以后下班未打卡,很明显老王当天有来上班,如果老王当天系自动离职,就没必要早上还来上班打卡,之所以下班不打卡,是因为福日公司在下班前已强行要求老王离职所致,这符合逻辑,退一步讲,就算老王想自动离职,也可以打完下班卡后再离职,另外我在法庭上特别还说明了福日公司规定在上班期间未经厂方批准,老王是离开不了厂区,可见老王只打了上班卡而不打下班卡,不是老王故意不打,而是由于福日公司的原因不能打造成的。

根据上述两项证据,我总结陈述: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也就是说福日公司有责任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老王自动离职的相关原因和理据,而我方的提交的证据就算不是直接证据,但至少已构成了福日公司强行与老王解除劳动合同的初步证据,即使按一般的举证规则,也应转由福日公司承担向法庭提交反驳证据的责任,如果福日公司不能合理推翻我方的证据,依证据采信规则,就应当判定福日公司确实动用了不恰当手段辞退了老王。

就法律的立法技术而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是具有一定合理性,但是成文法的缺陷是固化的文字立法永远不可能对世间变化事先就作出先知般的规定。不指望立法者都是先知,这本身就很唯物,但以唯物为执政哲学的政党,却总是习惯地自比为圣贤先知,比如员工自动离职,这明显就是一个消极的事实,用人单位是不太可能拿出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员工未上班的行为就是自动离职的行为,所以作为法律的平衡就有必要对这类辞职行为的员工,要求其进行初步的举证,心证上讲只要达到用人单位有可能存在迫使员工离职的行为即可,细微变化之间的差异,理与理之间的辨析是法官心证的范围,同时也是法官智慧之所在,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却走的更远,比如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性意见》(试行)第24条规定当事人劳动合同的订立与解除发生争议的,举证责任如下分配:

 (2)当事人主张存在解除劳动合同或存在解除事实劳动关系事实的,应就此主张举证;这明显违背了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尽管深圳中院减轻了用人单位的举证责任,或者认为该当事人就包括了用人单位,或者也认为劳动者就诸如自动离职等案子中承担部分责任,但法官们却更愿意简单地接受深圳中院的指导意见就是谁主张谁举证,既然劳动者走上了法庭向法官主张其被用人单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那么依中院的意见自然就是应由劳动者来主张,事实上大部分劳动案件如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等事由均是劳动者最常主张的事实,最高法院司法解释规定劳动者主张的这些事实由用人单位来举证,主要是考虑到了这些行为的发生通常是由用人单位直接造成,相关证据的形成离用人单位最近,也由用人单位控制,基于平衡劳动者的弱势地位,特作此规定,但深圳中院的指导意见出来深圳大部分法官却依中院的意见强调由劳动者承担自己主张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的举证,这在我看来实在是荒谬,如此明目张胆地背离法律只为了解决法官实际判案时的困惑,作为律师我反而比法官更困惑,深圳中院这么指引其实说明了当下法官判案思维之简单等同于民工的简单劳动,毫无智慧可言,可是法官之所以受人尊敬,不在于他的权势,而在于他的智慧。

法庭上第二个争议是,福日公司有没有少发老王的工资报酬,针对这个问题,我代表老王向法庭提交了老王两年来保留的每月考勤明细,考勤明细清楚地记录了老王每月每天上班和加班的具体时间,毫无疑问这样的证据真实性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作为一个普通的打工者,老王能保留两年内的考勤表明细,这很不容易,至少说明老王比一般劳动者更具有证据意识,在我接触的大部分劳动者当中,很少有老王这样善于保留证据的打工者,因此,他们除了在事发后抱怨命运或司法不公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办法维权。

福日公司则在法庭上提供了另一份考勤统计表和工资表借以证明,老王的工资已足额发放,不存在欠付的事实,福日公司提供的考勤统计表和工资表都有老王的签名,从表面上看,证据无懈可击,实则大不然,员工处在公司的控制和管理之下,为一份工资,用人单位要想得到员工签名的工资表和考勤统计表实是轻而易举之事,这个道理和企业为避税、逃税而做的假账一样,假的东西毕竟是假的,虽然表面上签名或其他手续完整,但却经不起推敲,福日公司提供的考勤统计表和工资表也是如此。

(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