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庭辩  

2011-04-11 08:14:00|  分类: 案后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47上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30庭开庭,审理的是一件80年代的农民房屋权属纠纷案,一审不是我代理,很多案件事实没有查清,特别是一审原告所持的1985年手写颁发的房产证,不知道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有效还是无效,而我代理的这一方则是持有一本《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在开庭之前我为了查清这幢80年代距今30年的农民房屋权属登记资料,向市区两级规划和国土资源部门申请调取权属档案,结果被口头告知查无此原告所持有的档案权属,而我当事人所持有的《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则有登记的原始权属档案,已被我通过行政诉讼的方式被我查阅复制,因市区两级规划和国土资源部门对原告所持有的权属档案只是口头头告知查无此档案权属,虽然我一再要求书面告知没有这个档案,但他们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所以我提起了两起行政诉讼,目的是逼着市区两级规划和国土资源部门书面告知到底有没有原告所持有的权属登记档案。

庭前我将该情况向法庭说明并申请调取这方面的证据,又请求中止审理此案,以等待我的两个行政诉讼案结后再恢复审理,我认为我的两起行政诉讼案件所审理的事实事关本案,但法庭答复先开庭以后再考虑是否中止审理,我很无奈只得继续准备庭审资料。

开庭前我准备了两天的时候,将所有应阐述的观点和待厘清的事实制作了一份三页的庭审纲要,这是我多年律师经历形成的习惯,虽然我崇尚在法庭上自由发挥,但中国的庭审不是西方的庭审,法官不太容易接受自由奔放的庭辩方式,他们经常习惯性打断律师陈述,控制着庭审的节奏和主导权,法官的这种做法,当然也会打断律师的庭辩思路,所以整理一份庭前清单还是有必要的。

在法官进入审判席后,我考虑我的很多观点很尖锐,于是在正式庭审前,我和本案的主审杨法官作了一次沟通,希望他能在庭上多给我一点时间,以便让我充分陈述完我的观点,法庭在依例核对双方到庭人员的身份后,进入正式庭审阶段,我提出要对上诉的事实和理由作进一步补充,一共提了9个大点,以致杨法官虽然有所心里准备,但还是打断了我的陈述,他问我是否变更了整个上诉理由,我回答是没有变更,而是补充,杨法官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我的上诉状整整写了8大张,当庭又提了9个理由。

随着庭审的深入,我的观点也越来越尖锐,我认为对历史遗留的土地和房屋权属问题应交由国土行政主管部门确权认定,法院受理本案是越权受理,特别是85年的房屋权属证明是否真实、合法、有效以及是否存在注销、变更等问题必须要由原始档案权属加以认定,对这个问题,我在法庭上还打了个比方,比如大学毕业证真假一样,有毕业证但没有档案,就算印章是真的,那毕业证也是假的,因此,查清毕业证的真假,最有效的办法是核对原始的学籍档案,而不是仅凭印章判决,所以被上诉人有必要向法庭提供原始档案,法庭也有必要调档核实,法庭要是无法判断真假,就象西游记当中的真假美猴王一样,本案应交给能查清真假的行政主管部门去解决,而不应草率维持原判,更不应该给一审的错误判决进行背书,特别是对规划和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依行政权作出的土地证和房产权属证明等具体行政行为的效力和合法性问题,应通过行政诉讼程序和行政部门内部处理程序加以解决,用民事判决去否定行政机关核发的集体建设土地使用权证的合法性,闻所未闻。在法庭上我直指一审判决裁决之错误,逻辑之混乱,每一项结论之偏袒。裁决观点之荒谬都是少见。

也许是我上述指责性的观点太过激烈,作为与一审法官同一系统的杨法官明显有点耐不住,于是绕了个话题询问,问我如何证明我持有的《集体土地建设使用权证》就是争议的土地和房屋的权属证明,我说,《集体土地建设使用权证》上的四至界限和建筑面积和我方当事人现在居住使用的房屋一致,杨法官却说《集体土地建设使用权证》上没有标注地址是什么路和多少幢多少号,我回复是《集体土地建设使用权证》是1992年发的,现在的路名和房屋编号是2003年以后才命名编号的,只要土地证合法有效,土地不存在灭失的情况,这块土地始终存在,况且四至界限明确,实地堪查很容易确认,但杨法官仍表示无法核实,甚至认为房屋都差不多,核实不了,这实在让我有点不可思议,就好比人家拿着你的身份证,看着你对你说,身份证上的相片和你不太一样,这个身份证不能证明你就是你。

后面的庭审基本上就是我和法官之间的争论,我说我庭前已经提了调查取证申请,希望法官能实地调查或向国土行政主管部门调取档案,以查明事实,杨法官却认为,我必须证明这些档案材料在那个行政机关,同时还得证明行政机关明确拒绝我调取,他才能依职权调取,前一个好办,后一个基本上不可能做到,有那个行政机关会主动给你出具一个拒绝调查的证明给律师?

每每碰到这样的局面的时候,我很怀念深圳中院慈云西法官,这是一个为查清事实,不惜走下高高法庭愿到基层实地调查的法官。

于是我只得给杨法官说,我为了查实本案的事实,已提起了两起行政诉讼,尽力的向法庭还原事实真相,我认为这个判决一审错误很明显,案件疑点较多,二审有必要查清这些疑点,我这样做虽然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我也是在协助法庭查清事实。我说完以后看着杨法官,不料他却对我笑了笑,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我知道他还是认可我的这种说法,只是他不愿意花这个时间去核实,但这种笑却是善意的。

拿着土地证却证明不了那块土地是自己的,这种事也只有中国这块地方才会发生的怪事,就像你面对警察拿出你的身份证,警察却说身份证相片不像你,你说身份证上的相片是20年前办,现在不像很正常,但警察就是要你再拿证据来证明,那张身份证就是你的,而你就是身份证上的那个人,你会不会感到一时气结?

如果是一般的代理方式,律师开完庭这案子算是结了,怎么判则是法官良心的事,但是我不能,我接受不了这事,就像上面那个比喻那样,如果警察问如何证明这个身份证是我的,我就直接起诉公安局,让他们自己来给我回答这个问题。

所以接下来,我要起诉规划和国土资源主管部门。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