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面对行政诉讼:深圳罗湖公安分局居然如此“失措”  

2011-05-13 08:40:00|  分类: 案后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对行政诉讼:深圳罗湖公安分局居然如此“失措”

本来我是想把标题定为,面对行政诉讼:深圳罗湖公安分局居然如此敬畏,可是我反复衡量,总觉得以罗湖公安分局的表现打分,畏是有点畏,但要说有多少的敬意,恐怕还谈不上,所以我只好改为面对行政诉讼:深圳罗湖公安分局居然如此“失措”。

告深圳罗湖公安分局是我为名磊物业管理公司工会维权的第一步措施,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个深圳市名磊物业管理公司和深圳市名磊物业管理公司工会,1997年和1998年时,深圳市名磊物业管理公司前身叫深圳市莲塘物业管理公司,这是一家国有企业,当时在罗湖区鼎鼎大名,至今这家公司的员工一说起来仍自豪的地说,我们公司是当地的纳税大户政府的重点企业,1998年深圳市国有企业改制潮兴起,这家公司作为第一家改制的企业,将原国有资产进行清资核算后,以一次性7折优惠方式让全体员工认购持股,同时为了顺利改制,这家公司成立了工会组织,由工会组织代替员工持股,不过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搞清,工会的成立究竟是为了代持员工股份,还是为了落实工会法的规定,好在这个原因对我案件的进展没有任何联系,我无意对此穷根问底,2000年深圳市莲塘物业管理公司改制后,改名为深圳市名磊物业管理公司,我在网上查了一下,一篇发表在人民网时代潮2002第六期名为《深圳罗湖, “国老大成功退出竞争》一文对这次的改制效果,是这样介绍的:深圳市罗湖区经过几年不懈的努力,如今国有资产已经成功地退出了竞争领域。干净、平稳、有效、安全地退出,成为罗湖区国有企业改制的鲜明特色。干净,就是不留尾巴,员工、收购者都满意;但我代理的这起案件恰恰是改制员工不满引起的,双方从2000年起一直争执到2011年,对这样的改制,员工既不满意,也不干净,所以说官方报道的真实性真的很不值得民众信任。

深圳市名磊物业管理公司改制后的股东结构是名磊物业公司工会持股78.72%,董事长持股6.12%,名磊房地产公司持股15.16%,从法律上讲我代理的工会是这家公司的大股东,而工会组织根据工会法第五条的规定是工会组织和教育职工依照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行使民主权利,发挥国家主人翁的作用,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协助人民政府开展工作,维护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工会的本职工作是维护和代表职工合法权益,从法律规定的表述上看工会的职责相当神圣,基本不需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是要教育和组织职工维护权益,并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所以每次工会法的修改和实施周年,我们都会在电视上看到国家领导人和地方政府对工会法的大加表扬,宣传了中国的工会是如何的先进,强调工会组织对维护职工利益方面所作的贡献是如何的巨大,在我代理此案前,我对工会组织的印象也和国家领导人差不多,但我代理此案后,我才发现工会这种组织即行使不了民主权利,也发挥不了国家主人翁的作用,更维护不了职工的合法权益,至于参与国家管理那更是扯蛋的事,我不知道总工会能不能参与国家管理,但我知道最能发挥工会作用的基层工会居然连自己的权益都保护不了,工会法所强调的那么多好看的权利,其实都只是纸上权利,法律与现实的脱节在中国实在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解得越深,才知道很多法律规定都只是个骗人的童话。

比如这个案子,在这家公司中身为大股东的工会居然派不了一位董事,更不可思议的是工会的公章、财务账册工会居然没有资格自己保管,最小的股东成了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保管着工会的公章和财物账册,工会使用公章居然要公司董事长的批准,在法庭上该公司对不让工会保管公章的理由居然是怕工会乱搞,这是我听过最不可思议的理由,我几度怀疑我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他们剥夺了工会的所有权力,却告诉你,孩子,我这样做是为你好,现实与法律规定的强烈强烈反差,常让我适应不过来到底是工会监督公司还是公司监护工会,我需要说明的是在没有打这个官司之前,这家工会和持股员工对董事长的这句话是容忍的,但这种容忍是有例外的,在改制后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是这家公司的副董事长,但反对无效,最后被清理出公司,在这个过程中,其他高管选择了沉默,看着好欺负于是董事长继续动手清理,没有清理出去的高管继续沉默,于是最终德国马丁·尼莫拉牧师名言在这家公司中奇迹般重演:

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2005年后原来的高管和员工一一清洗,全体员工持股的公司变成了董事长个人持股,民主管理制变成了专制,最后到了2009年这些员工清醒,重选了工会班子,罢免原先的工会主席,结果董事长拒绝移交工会公章,员工报警要求追究董事长侵占的刑事责任,在罗湖区委区政府的协调下,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介入调查,扣押了工会的公章,后来又不知何故被撤案,工会公章却一直扣在罗湖区公安分局,新一届工会组织居然长达两年的时间,没有公章可以使用,找上级工会组织,上级工会组织发函给罗湖区公安分局请求协助返还公章,但没有任何效果,找罗湖区政府,罗湖区政府居然也无可奈何,工会组织拿着工会法翻遍了条文,却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渠道,就这样被陷入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搞笑境地,所以以后再有人告诉我中国的工会法如何有特色,如何地具有无比强大的优越性时,我得踢他个脑残。

当这个案子通过朋友的介绍找到我时,我刚开始挺兴趣,感觉可以告不少的行政机关,后来又感到这个案子更象是个股权纠纷的民事案件,一度拒绝,当事人找了我几次,我没有应承代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的朋友,我朋友则希望我能帮就帮他们一把,大家都朋友,言下之意是让我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要拒绝,我只得硬着头皮接了这个案件,但给他们都一一声明,我办案的原则是不承诺任何诉讼结果,律师费必须按规定收取,案子如何打是我的事,他们不能指挥我,另外我还特别强调我可以随意解除委托合同,而不必返还所收的律师费,这些条件很苛刻,我原以为他们会打退堂豉,不料他们却一口答应,反到让我有些不好意思。

我提的这些代理条件曾遭遇过很多当事人的退缩,收了高额的律师费,却告诉当事人对案件的结果没有任何把握,这确实让很多当事人没底,因此,我的这种做法曾受到同行和朋友强烈的批评,他们认为很多律师都是找关系接案子,你却还要推掉案子,不是有毛病是什么,我说我习惯于我现在的方式和生活,我满足于我白天办案,晚上看书,我也不介意我做了多年的律师,还开着个富康车瞎转悠,我甚至将到手的案子,仅因当事人贫困而退还部分律师费,但我坚信行政诉讼要的就是这种对律师的信任和对自己的坚定,对我不了解就没有必要找我代理,所以我对最终没有选择我的当事人并不感到后悔,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提这些苛刻代理条件的背后是全力以赴的代理,我不承诺任何诉讼结果,并不意味着我可以随便办案,要么不接案子,接了就要办好的代理原则使我花在案子上的时间是其他律师的数倍,这意味着我必须少接一部分的案子来满足办案的时间,因此,我必须按规定收取律师费。

我接受工会的案件,提起第一起的诉讼就是状告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我对他至今扣押工会公章的行为感到非常不可理解,当然这个案件的立案是有难度的,我最初设计了三条路,第一条是向罗湖区公安分局申请返还,但肯定没有效果,罗湖总工会就帮名磊工会发过这样的函,我们的申请得到的结果是没有任何效果,还拖延了时间,但可以状告其行政不作为埋下伏笔,思路是顺的,但时间太长,工会已等不起了,第二条路是向罗湖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经复议后再向法院提起诉讼,好处是可以解决法院立案难的问题,比起第一条路要稍好点,最后一条路是直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能不能立案是个未知数,更重要的是我们手上没有任何罗湖区公安分局扣押公章的证据,如何证明具体行政行为的存在是个问题,还有一个更困扰的法律问题就是公安刑事侦查行为以后的扣押行为究竟属于刑事行为还是行政行为,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项规定公安、国家安全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一旦法院认为这属于刑事行为不予以立案,这条维权的大门彻底关闭,公章的拿回可能远远无期,但这个法律问题很快被我找到了突破口,另一个就是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明问题,我们得到了工会的上级工会组织的支持,实在不行我准备申请法院调取证据,最后我要做的是说服立案庭法官,自我代理行政诉讼以来,这基本上是我常做的工作的,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行政诉讼理论的缺乏,这也是中国法治现状决定,另一方面则是大部分法律工作者对行政诉讼的缺乏认识,比如这起案子工会在我之前也聘请了律师,但仍和工会一样找不到突破口,律师的专业性有时就体现在这种细节,所以立行政诉讼案件,第一关的辩论对象就是说服立案庭法官,好在深圳市法院除南山区法院外,大部分法院的立案庭法官都比较好学,也乐于与律师讨论,态度明显优于民事案件的立案法官。

2011418我在与罗湖法院的立案庭法官沟通中,终于答应了再请示一下领导,我知道他已经有了帮我立案的打算,只不过对这种特别的案子还是要依规定征求一下领导的意见,最后,立案庭的法官告诉我同意立案,我立即觉得整个罗湖法院立案庭都是阳光灿烂的,我相信这样的案件只要法院同意立案就有机会解决工会公章返还的问题,我拿到罗湖区法院(2011)深罗法行初字第34号受理通知书时,我明确告诉当事人,只要罗湖区公安分局不返还公章,我就有把握让公安局败诉一次。

工会主席立即交纳了50元诉讼费,我们以后就耐心地等着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的反映,2011511日,工会主席告诉我罗湖区经侦大队来电,通知协商解决公章问题,罗湖区总工会也通知了可能会派人来,并告诉我他们的态度比以前客气多了,问我的处理意见,我明确告诉他,在公章返还的情况下,什么都可以谈,如果公章要交给第三方如总工会,我们就拒绝和谈,虽然我们以后完全可以起诉总工会要公章,但一个基层工会通过起诉上级工会的方式要回公章,我觉得对不起工会法,虽然这部法伤得我们很深,但这样的笑话,我们还是要尽力避免。

2011512工会主席一行人去了罗湖区公安分局,但我拒绝参加这种和谈,我不是拒绝这一次,我是所有和政府谈判的事情都是拒绝的,我通常都是让当事人自己参加谈判,当然这一次我确实也没有时间,上午1030时工会主席打电话给我说还没有谈成,区公安局的领导对这事正在开会研究,这让我有点吃惊,将公章还给公章的拥有人这有什么可以讨论的?扣押公章即使是刑事程序也是错误的,更何况是在行政程序中,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过了会工会主席又打电话给我说,罗湖区公安分局法制科的一位同志态度傲慢说让律师来谈,我跟工会主席说,我从没有和政府机关谈判的习惯,特别是去行政机关的地方谈,我的战场和工作地点是在法院,另外,我告诉工会主席,如果谈不成,你就直接告诉他,我们有信心让公安分局败诉一次,要么给公章,要么承担败诉责任。谈话过程中,工会主席又告诉我说,他们提出来让我们先撤诉再给公章,甚至可以先签个协议,如果撤诉后公安局不给公章我们可以再起诉他们,我听后大笑,告诉工会主席,行政诉讼与民事诉讼最大的不同是,行政诉讼撤销后是不可以再起诉的,罗湖区公安分局法制科的这个建议,如果不是出于对行政诉讼法的无知,就是用心险恶或存心忽悠,工会主席大吃一惊,他说天哪,要不是打电话问你一下,我险些答应了,我也大笑的告诉他,律师的专业性是多么的重要。结果一个早上居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工会主席告诉我的原因居然是罗湖区公安分局怕他们拿走了公章却不去撤诉,还要继续告他们,于是形成了工会方面怕撤诉后公安局又找借口不返还公章,公安局又怕给了公章又不撤诉,大家都相互防着,强势的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在这个行政诉讼案件中居然对原告如此“畏惧”再一次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又感到哭笑不得,我告诉工会主席罗湖区公安分局的担心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我们诉讼目的既已实现,就没有必要再告公安局,诉讼目的实现以后再撤销是很正常的做法,我们拿到公章后再去撤诉的诚信实际上比政府机关还要高,有什么好担心的,最后,我取笑工会主席,你看,一个掌握执法权的堂堂公安分局居然被你们搞的如此心神不定,你们是不是感觉到很牛气啊,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大笑。

上午快接近下班的时候,终于达成一致,罗湖公安分局派警员与工会主席共同到罗湖法院当着法官的面办移交手续,双方一手交撤销申请,一手交公章,我听后感觉怎么就象绑架后续人一样,再后来工会主席打电话给我说公章拿到手了,撤诉手续也办妥了,我回复:恭喜。

一个困扰工会两年的公章问题,从2011418日到2011511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得到解决,所花的诉讼费却只有50元,我得感谢当事人的信任和罗湖区公安分局解决问题的诚意,虽然他们的表现让我感到有点难以理解,但罗湖公安分局解决问题的态度,是值得称赞的。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