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将庭审放在看守所无法保障刑事被告的辩护权  

2011-05-30 07: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527上午1030分我在东莞市第二看守所出庭,东莞市第一市区人民检察院出庭支持公诉,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主持庭审,我代表广东鹏翔律师事务所出庭辩护,审判庭设在看守所,审理的是一件敲诈勒索的案件。

我提前半小时到了看守所,经登记并检查证件后进入审判楼,出电梯口居然发现一大堆家属拦在铁门之外,让我一时搞不清楚我到底是关在门外好还是关在门内好,我观察了一会儿,见到一个女民警察,告诉他我是来开庭的,她查看了我的律师证以后就放我进来,随后又关上了铁门,我想带家属进去,民警告诉我到我开庭的时候,会让他们进来的,于是我只好进去,恍然间看见家属羡慕的眼神,可是我却感觉到我好像被关在里面一样。

进来以来,发现里面居然已到了不少律师,还好所方总算安排了一间房间给我们这些律师休息,让我们在没有开庭前可以体面的坐在里面等待开庭,这要比东莞另一个大有园看守所要好,我记得以前第一次去东莞大有园看守所开庭的时候,他们是让律师坐在看守所内的一座凉亭之中,在南方的广东省内,这样的凉亭在太阳的照射下其实一点都不凉,反而热得要命,律师的尊严和斯文茫然无存,我不知道这家看守所现在对律师的待遇是否有作出改变,但如果还没有改变,那只能说明这家看守所对律师缺乏最基本的尊重。

事实上我对法院将审判庭放在看守所进行庭审是很有微词,当然法院肯定是有充足的理由,比如:1、看守所离法院远,远途大量提押犯人开庭安全性不能保证,2、法官去看守所开庭是便利于犯罪嫌疑人,法官已很不容易了,律师要体谅。对这两大主要的理由,我并不认同,前一个根本就不是理由的理由,后一个实际上是法官地位低下的证明,虽然法官可能并不承认。但我始终认为将法庭放在看守所开庭,在现在的制度下是不利于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诉讼权利,更不利于律师辩护,我参与这起敲诈勒索案的辩护,法院通知我1025分到庭,我到庭后发现我并不能如期开庭,因为排在我代理之前的其他案件没有开完,从时间的安排上看,一个上午一个法庭的合议庭必须开完三至四宗刑案,平均每宗的开庭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这样的开庭法官其实就像是流水作业线上的工人,机械地按程序完成固定的作业,而且动作和节奏还不能太慢,否则法官就必须饿到一点钟才有饭吃,这样的工作状态长期下去刑庭的法官心理肯定得扭曲,法官为了保障自己及时吃饭,就必须压缩庭审时间,压缩庭审时间律师就必定无法深入辩护,法庭交叉询问当然也无法进行,这样的庭审程序辩护到底有多少作用?是很值得怀疑的,也许对法官来说,只要完成开庭的程序即可,其他的事其实都是次要的。

我大概是在11点的时候轮到我的案件开庭,刚入座,法官就皱着眉头跟我们讲,时间不多,讲话要简要,然后开庭,我观察到很多程序基本是能省就全省了,庭上法官对犯罪嫌疑人的第一句话就是,认罪就从轻,认罪态度不好就重判,让嫌犯在被告席上惊魂未定,这种恐吓性语言大概是所有刑事法官的通病,特别是女性法官对这句话的使用率几乎到了百分之百,在我的庭审中,男法官明显要少用的多。如果将这句话依英美法系的程序正义原则来审视,法官的这句话毫无疑问是违宪的,因为任何与人类普世价值相联的自然正义法律都会规定未审决之前任何人都是无罪的,可是这样的话在中国司法环境中毫无疑问是相当普遍的,甚至没有任何一个法官会觉得这句话有何不妥,如果将未审决之前任何人都是无罪的刑事司法原则放在课堂上,任何一个法官都会承认它的法律地位,但是如果放在法庭上由辩护律师说出来,法官一定会认为这个辩护律师脑子进水了,一个国家的司法常识如此颠倒,绝对少有。

庭审很快,因为被告人认罪,只是我的当事人对其中一宗敲诈勒索提出了异议,他之所以提出异议,是因为我在开庭前会见时和他对这宗敲诈勒索的定性进行了分析,我认为认定这宗敲诈勒索的依据不足,理由是这宗敲诈勒索是因交通事故产生的,交通事故发生是个事实,后又在交警的主持下达成和解协议并得到了赔偿,当然在索赔之前,由于肇事者不愿意痛快赔偿,我的当事人使用了威胁性语言,公安和检方认定了敲诈勒索,我则认为这样的行为更倾向于民事维权的行为,不能混淆民事行为和刑事行为的界限,如果认定为敲诈勒索,那么交警的依法调解行为是不是就得认定为共犯?很明显我对这一宗敲诈勒索的法律属性作了与检方不同的判断,如果依李庄案的伪证标准,这属于唆使嫌犯反供的行为,对李庄二季的审判就是因为李庄向当事人解释了100万元何谓投资款何为借款的法律属性,因此,刑法上的律师伪证罪其实很容易加在我的身上,这就是大量有争议的刑事案件有水平的律师都不愿意代理的原因,不指出来有违自己的职业,指出来自己恐怕就得坐在被告席接受审判,上法庭不亚于去地狱,以至于律师参与争议刑事案件上庭之前都要先和家属作事后交待,可见在中国从事刑事辩护之风险,当然也可以说明这个国家的刑事司法制度极度扭曲,虽然没有争议的刑事案件都有律师在代理,但效果到底有多大,那真是天知道的事,可是如果一个辩护律师对一宗犯罪事实都不能或不敢向嫌犯作出法律上的不同解释,那么刑事辩护制度律师除了劝嫌犯赶快依照公检法的意见认罪外,还有什么任何价值?

庭审很快切入了正题,我对检方对交通事故赔偿认定为敲诈的指控提出了异议,在法庭上我告诉法官,法庭即使扣除了这笔敲诈勒索的数额,这名被告他仍在数额巨大的量刑幅度之上,但是做为律师仍有义务提出自己的辩护意见,法庭也有必要对该笔款项是否属于敲诈勒索所得进行司法复核,这正是法庭庭审的意义所在,不过法官的表现似乎很让我失望,他对这笔交通事故赔偿的性质调查更像是帮助检方竭力证实被告人就是敲诈勒索所得,他问实际的维修费是多少?有没有去修理以及如何证明被告人确实去维修了的问题?语气相当不耐烦,又加上一幅嫉恶如仇的态度,似乎只要认定维修数额低于获赔数额或不能证明实际有维修就能证明是敲诈的行为,我对此很不以为然,我甚至想告诉法官当事人拿到交通事故的赔偿后,没有实际去维修也常有的事,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比如我的车被别人碰了,我问对方要1000元,对方给钱后我开到修理厂实际只用了500元,我算是敲诈了对方500元吗?又比如说我拿了1000元钱没有实际去维修,那么这1000元是不是可以认定为敲诈所得?

法庭上我很想深入论证,但法官却让我只说主要观点,这其实也是剥夺辩护权的行为,比如说本案主要观点是我认为这一笔的交通事故赔偿不应认定为敲诈勒索,但如果意见只表达到如此,显然这样的观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如何论证一个观点的成立是很考究律师的水平,不同水平的律师对同一观点论证的力度差别很大,有些律师可以说得丝丝入理,而有的律师却让人听了不知所云,那怕他们的主要观点相同,但相同的观点如何表达出来并达到说服他人的目的,这就是层次的问题,因此,相同的案件由不同层次的律师来办,案件的结果可能截然相反。另外,我也反对法官让辩护律师提交辩护词补充,有些话注定说出来与写出来的效果是不同的。

面对四个被告人的法庭审判庭审时间真的很短,11点开庭等我发表辩护意见概要时已近12点,但法庭仍得继续开下一个庭,这意味着法官必须得饿着开完,这一点我委实很同情法官,但是如果法官每一次来看守所必须得集中将预定的案件一起开完,这样的庭审模式只能逼着法官压缩律师辩论的时间和法庭调查的时间,否则法官饿肚子的时间也就越长,当然也可以不用饿肚子接着开庭,但如果不能完成预定的工作,那么就得另定时间再来看守所开庭,来回折腾换了谁也是不情愿的,最后只能牺牲律师的发问和辩护时间。

庭审结束,书记员只给了我最后一页笔录让我签字,我无从知道我在法庭上发表的意见到底记录了那些,很想较真看一看,但又怕法官没饭吃,只得作罢,当我签署庭审笔录告别法庭时,我特别看了一下审判席上的法官,法官仍皱着眉头,我估计已皱了一个上午了。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