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我努力将上访者纳入诉讼,政府和法院却做着与我相反的事  

2011-07-13 20:04:00|  分类: 案后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磊物业发展公司原55名持股员工因国有企业改制造成股权落实问题委托笔者进行法律维权,从我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很多国有企业改制其实上牺牲了国有企业职工的利益和低卖国有资产来完成企业的改制,无论公开的官方是如何表态说国有企业改制是如何的成功,但大量存的国有企业职工不断地上访维权的事实其实还是说明了国有企业改制所留下来的后遗症很严重,我曾在我代理的案件中给法官的辩词就直言了以下的论断,我认为国有企业的负责人通过国有企业改制实现了个人财富的超额积累,这其中虽有其个人的努力,但毫无疑问也是利用了国有企业改制和控制改制企业所获得的平台,而作为国有企业的员工名义上成了这些改制企业的的股东,实际上却是国有企业改制的牺牲品,他们在国有企业改制时期不仅没有获得他们应得的安置补偿和经济补偿,反而借款受让股权,以支持政府对国有企业改制政策的落实,他们承担了巨大的牺牲,但实际利益却被公司实际控制人和主导国有企业改制的人所侵吞,大量的国有企业员工一旦改制后就被下岗,他们大部分人至今生活水平低下,医疗温饱及养老毫无保障,这全是这个国家亏欠他们的结果。虽然名义上有工会代替员工持股并维护员工利益,但实际上工会也一直控制在企业负责人手上,因此,作为以维护职工利益的工会不仅无法帮助这些利益受损的员工主张权利,反而以出卖这些员工利益为荣,这些事实告诉我们,无论什么样的权利受伤最深的永远是那些被代表的群体,这是极度讽刺的,如果工会不是因为全体员工自主选举成立,他们根本就不能站在法庭上说出自己反对的声音,这再次说明个人权利永远不应被他人代表。

名磊物业发展公司原持股员工与企业负责人之间就国有企业改制股权落实的问题多次上访,事实上从这些员工所提供的相关资料来看,罗湖区政府也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进行处理,但终因双方差距太大而没有最终解决,对于此事政府明显厌烦,于是就将此事推向法院处理,说是建议员工走法律途径解决,但国有企业改制引起的问题如果没有政府的参与,仅靠法院是不可能得到最终解决,任何事有因必有果,谁引起国有企业改制形成的历史遗留问题谁就应该去办好自己没有办好的事,因此,由政府主导引起的国有企业改制的历史遗留问题无疑最终还得由政府来解决落实,他们之间产生的纠纷本来就不是纯粹的民事纠纷。

名磊公司改制时股权转让价是按净资产的7折优惠转让给员工,多出来的3折就是给名磊公司员工的安置补偿,这一点政府其实也是承认的,因为不承认就意味着当初以7折优惠转让股权的行为就是低价变卖国有资产的行为,相关领导就得承担国有资产流产的责任,因此,这些员工获得这些补偿性质的股权从理论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在改制后就不认同,控制在公司实际控制人手上的工会当初也不认同,于是这些员工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既没有获得安置补偿和经济补偿,也没有获得这些本该得到的股权和股权收益,那多出来的3折股权利益就这样凭空消失,这是谁的责任?我认为这是政府的责任,因为政府没有把事情办好,在改制前没有为这些弱势的员工群体着想,在改制后更以民事纠纷为由不管,政府在推动国有企业改制时仅将企业一卖了事,却留下一大堆未解之事推向市场和社会进行自我消化,一旦消化不了就形成了社会的大患,这其实是极不负责的做法,从大的方面讲,这明显违背设立政府的初衷,因为政府的职责首先是要保护最该保护的弱势群体。

名磊公司55名员工为股权的落实问题,先后向罗湖区政府、市政府、广东省政府及国家信访局上访,已成了罗湖区维稳办重点关注的对象,我接受代理后努力地将他们的纠纷纳入法律的途径,现在我们通过各种措施已顺利控制了原来不配合的两个工会,工会反对股权落实已不存在障碍,现在只等政府表态并依据国有企业改制方案落实股权即可,这纯粹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的事,20116月份笔者代理55名员工向罗湖区政府申请复议,这其实是解决这个社会隐患的最佳方式,我相信通过罗湖政府的协调和我的努力,是有望解决他们的问题,消灭这个社会隐患,但罗湖区政府却轻率的作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再次关闭了法律维权的大门,于是我们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面对如此明显符合法律规定受理条件的案件,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却不想依法办案,至今未予受理,似乎是想再次将这起群体案件推向社会,这让我摇头不已,我努力地将他们的诉求纳入法治的轨道,但区政府和法院却似乎在做着与我相反的事,尽管他们一再对当事人讲要依法维权,但却又以自己的行动积极地关闭了法律维权的大门,我实在不太理解政府的这种思维方式,另外,我更担忧的是临近深圳大运,他们一方面不许当事人去上访,一方面却干着逼他们上访的勾当,让我痛心不已,如果深圳中院最终裁定对他们提起的行政诉讼不予受理或根本就不依法下达任何书面裁定,那么我将他们纳入法律途径解决纠纷地努力就彻底付之东流,因为我再也没有理由可以劝阻他们再去上访,这其实是我最忧心的。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