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政府应该感谢我  

2011-10-15 17:02:53|  分类: 行政诉讼类手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业医疗诉讼和行政诉讼方向,我听到过两个声音,医护人员对我说,你这样的律师最好有朝一日死于医生的手术刀下,而政府的人也跟我说,你这样的律师太烦,不停地给我们找麻烦,迟早有一天吊销你的律师执照。

对医疗诉讼的案子,我大部分都会提起行政诉讼,尽管卫生部门为了补偿医疗体制对医护人员的不公,对他们会尽最大力度的保护,但一次次穷追猛打仍让有些医生心惊胆战,对涉及政府机关的案子,我也会提起多次行政诉讼,我不断的挑出他们的问题,又一次次让行政瑕疵暴露在法庭之上,让他们既无奈又切齿,直到问题的彻底解决我方才罢手,所以他们也烦我,曾经有公务员十分恼火地冲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解决问题,我既然能提起行政诉讼,基本上能说明行政行为确实存在瑕疵,既然这些瑕疵跟我当事人的权益有关,我就没有理由放弃,我也曾经跟政府工作人员说过,如果我是你的委托律师,你会不会因为我这样执着于维护当事人的权益而发火?

我对任何委托我的当事人都一视同仁,不管律师费高低,只要我接受委托我都会穷尽我的能力,努力解决当事人的问题。

从去年开始,我尝试接受涉访的群体案件,虽然有同行曾劝诫过我,说涉访群体案件的当事人对诉求多有不理智之要求,他们对律师的工作并不怎么尊重,对律师的价值也不怎么在意。对同行的劝告,我初不在意,现在到认为他说的是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全面。

我其实是合适做群体案件的,因为我的能力在群体案件的代理中特别能发挥,单个的案件,有些行政诉讼是没有办法操作的,但群体案件则不同,一般能形成群体案件多是些法律关系极度错综复杂的案件,适用普通的诉讼手段解决的可能性基本上就没有,但对我这样不怎么讲究常规打法的律师,还是能给我很大的操作空间,这是我喜欢的。

但涉访的群体案件当事人确实有不少毛病,首先是他们并不相信法律,他们对面见政府领导有特别的嗜好,只要见到了领导就激动得不得了,以为一切都能迎刃而解,特别是领导的微言表示会造成他们长期的耐心等待,所以群体信访案件错过诉讼时效的居多数。在这方面我看过很多当事人来送过来或寄过来的材料,如果不是错过诉讼时效的问题,我自认为他们的纠纷其实是能通过法律的途径加以解决的,从这一点讲信访制度真是害人不浅。其次,他们对律师的价值确实不怎么尊重,比如一谈到要收律师费,他们就会觉得很黑,不自觉将自己归类于弱者,而不是理直气壮的维权者,顾影自怜的心态是他们长期上访造成的。最后,是他们一知半解的懂法却不知法,有些上访者所写的法律文书相当专业,对某一法律观点的阐述也很到位,我曾对这样的上访当事人讲过,你写的东西,有些律师都不一定比你写得好,但是他们毕竟不是法律专业出身,不像律师经历过各式各样的诉讼,因此,他们写的一篇法律文书经常是有些写得很到位,有些却离题万千,更要命的是他们对法律的理解很多是错误的解读,却都深信自己的理解很准确,代理这样的当事人,律师会很累,因为你要不停地给他上法律基础课,还要反复的解释和讲解,浪费了律师很多时间。

上访者基本上都习惯自学法律,期望通过自己的学习来解决法律问题,这也很要命,他们这样做所浪费的时间累积的成本要远超过请专业的律师的成本,更要命的是他们经常凭着一知半解的法律知识将自己的案子治成植物人。有些人信访了十年就学习了十年,放弃很多的事,就为了上访,边上访边学习法律知识,所以他们一旦和领导讲起法律来,我估计基本上中国的领导根本就说不过他们,因为我们的领导其实大多数是法盲,法律水平与经常学习的上访者相比那就要差多了。

曾有一段时间,为了掩盖领导的缺陷,所有的信访,司法部门都要配备律师参与领导的接访活动,所以我常认为,信访制度对普及法律知识很有帮助,每一个信访者都自觉的学习了法律,而每个信访者又不断地给接访的领导灌输了法律知识,这是有正面意义的,尽管这种意义很讽刺,但我仍认为信访制度对解决信访者的问题毫无作用,因为国家设立信访制度的目的是为了让上级政府有了一个了解和控制社会的渠道,而不是为了解决上访者的问题,对上访者而言这最多是个情绪的宣泄渠道,正是基于此,我们大多数领导对上访者的态度是听而不问,批而不决,三个字:已阅,转。就无下文。

我代理的群体上访案件,虽然提起行政诉讼让政府很难受,但我确实是在引导他们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他们的问题,我认为作为一个法律人,应当始终坚持以法律的手段解决当事人的问题,如果通过鼓动当事人闹事等方式向政府机关施压而获得案件的解决,这对律师来讲是一件羞耻的事,对政府来讲,我每解决一单上访群体案件,政府就相应少了一件社会隐患,少了一件社会隐患,政府也就少了一块维稳开支,所以我的存在其实是稳定了社会,缓和了社会矛盾,解决了政府行政机关的难题,从这一点上讲,政府不但不应打压我,而且还应该感谢我。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