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深圳法院判城管砸花违法 要赔偿没“法”  

2012-01-19 13:26:32|  分类: 说说司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春来律师按语:国家不可以无耻】看到这样的新闻和判决,我作为深圳的行政诉讼专业律师很不是滋味,很多人认为深圳经济开放就误以为法治水平也很开放,这是极大的误解,事实上深圳行政诉讼审判水平和行政法官对行政法知识水平的低下曾经到了让我震惊的程度,给一个原地踏步十年的评价我认为并不过份,这一切我认为应该归责于深圳市中级法院行政庭那帮法官的保守,他们墨守成规也谨小慎微,他们拒绝更新自己原有那点可怜的行政法知识,也拒绝作出一些具有造成性的经典行政判例,甚至我认为他们直接压制了深圳市区级法院行政法官作出开创性判决的努力,因此,深圳中院无论是立案还是裁判其依法的程度均不如区级法院,这是极不正常的。

本案那些花木不是毒品,毫无疑问就属于当事人的合法财产,国家行政行为损害了私人财产可以不赔偿,就等于用判决方式宣告这个国家的行政行为是强盗行为,我不知道一审法官有没有深入思考过这样的问题,有没有站高一点的角度来看待他所写的判决内容,如果国家不是强盗,那么作这样的判决,不是国家无耻就是法院无耻。

从一审的判决看,本案的一审法官应当是有操守的,否则他大可以随便找个理由全部驳回陈先生的全部诉求,让他输得连一丝登报机会都没有,法官在其力能所极的范围内费尽周折地确认违法实际上还是给陈先生留了一机会和一点司法尊严,在深圳中院不给力和行政机关给力的双重压力下,一审法官作出这样的努力,值得肯定。

但一审判决认为被毁花木不属于合法收益,这里面明显玩了一个法律概念,判决将合法财产偷换成合法收益,坦率的讲这种手段相当高明,不是行政诉讼专业律师很少会有人看得出来,在这里我可以介绍一下这两概念的区别和法律意义。

本案如果被毁花木属于收益,那么在陈先生没有得到之前这种收益是不确定的,其次还要考虑收益来源的合法性,这种收益只有收入当事人的腰包后才可以转化为个人财产,一审法院正是从这种似是而非的推理当中否定了陈先生要求赔偿的主张,但是没有考虑被毁花木就算没有收益,花木本身是有成本的,这个成本恰是当事人合法财产的转化,成本当然属于财产范围。再者,如果被毁花木属于财产,那么该财产只要不是毒品等禁止流通的标的物就都属于财产范畴,这个财产形式是固定的,无须转换,其次,在行政诉讼中公民的财产是否合法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审查范围,即行政庭并无职权审查,那怕陈先生被毁的花木来源不合法,也不是法院审理的范围,行政机关并不能因此而逃避其应当承担的行政赔偿责任。

一审法官将主要精力放在如何避免行政机关承担行政赔偿责任上,要我说就是用错了心思,违背了国家设立行政法庭监督行政行为以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的目的,但这显然不是个案,放眼全国那个行政法官没干过这事?

花场被砸得一片狼藉。南都记者霍健斌摄(资料图片)

    租来土地建设花场,却被城管部门强拆,数万盆簕杜鹃被砸毁,事主陈先生起诉深圳市城管局、公明街道办、光明新区建筑工务和土地开发中心等三部门赔偿损失300余万元(详见20111218南都报道)。昨日,南都记者了解到,宝安区人民法院判决认为,深圳市城管局拆除花场花木行为违法,但认为陈先生被毁花木不属于合法收益,不受国家赔偿法保护,没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法院:城管拆除花木属违法

    这场纠纷持续了近两年时间,终于有了结果。昨日,南都记者看到宝安区人民法院对陈先生起诉深圳市城管局等单位行政违法和索取赔偿做出两个判决,判决书介绍,深圳市城管局发现公明街道TFT项目用地范围存在搭建临时建筑物的违法行为后,向业主发出《责令停止(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要求限期改正违法行为,后又做出《强制拆除决定书》,决定强制拆除违法搭建的临时构筑物。

    判决书表示,深圳市城管局做出强拆决定拆除的是擅自搭建的临时建筑物,并未针对涉案土地上的花木,但他们在强制拆除过程中一并拆除了涉案土地上的花木,超出了《强制拆除决定书》决定拆除的范围。而且做出《强制拆除决定书》时未查明违法行为人,《强制拆除决定书》针对的行政相对人不明确,《强制拆除决定书》收件人拒签,没有查明收件人身份,不能确认《强制拆除决定书》已送达行政相对人。

    判决书认为,深圳市城管局于2011316拆除陈先生花场花木的行政强制行为违法,驳回陈先生其它诉讼请求。

事主:赢了官司输了钱

    终于有了判决,但陈先生却高兴不起来,他说自己表面上赢了官司,但实际上是白费工夫。在起诉深圳市城管局等部门行政违法的同时,他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然而法院并没有支持。

    宝安区人民法院认为陈先生明知道涉案土地为国有用地而违法租赁使用,违法占用国有土地经营花场栽种花木的权益不属于合法权益。虽然(2011)深宝法行初字第39号行政判决书确认深圳市城管局拆除花场花木的行政强制行为违法,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相关规定,只有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在受到侵害时才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法院称,根据相关规定,陈先生权益来源不合法,不受国家赔偿法保护,没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判决下来,陈先生称这个春节又过不好了,他们正准备上诉的事情。我非常纳闷,他们拆搭建为什么连同我的10万余盆花一起毁掉,太粗暴了。陈先生说,这块地约有18亩,上面培育了10万余盆簕杜鹃花等,损失惨重。陈先生对此表示气愤,他表示,自己当初也不知道这个土地是已经征为国有了,哪知道现在弄成这个结果,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

    城管:土地早就征为国有

    作为此案的被告方,深圳市城管局做出回应,他们并不承认自己的行政执法违法,而是认为是依法进行强制拆除。他们介绍,涉案土地在2006年就通过征地补偿程序征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属国有储备用地,陈先生的花场是属于违法占用了国有土地,对违法占地和违法搭建进行查处并采取行政强制措施是属于他们的法定职权。他们表示,行政执法程序也是合法的,陈先生等拒不搬迁,严重影响了光明新区T FT—L C D项目实施,造成光明新区重大经济损失。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