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对决深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2012-01-03 10:12:34|  分类: 案后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国有企业改制欠的债

      20031229老谢等20人所在企业进行国有企业改制,原深圳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对国有企业改制方案作出批复,其中第7条规定,对1992年至2000年期间的养老保险不予新增补交,也不予预提,如员工有异议,可通过劳动仲裁或诉讼解决,此后老谢等人维权上访,深圳市国资委均以其系履行出资人职责,不履行公共管理职责为由表示无法处理,老谢提供了以前深圳市区两级法院的行政判决,国资委均以对国有企业改制作出的批复履行的是出资人的职责,不属于行政行为,不具有行政强制力为由进行抗辩,而两级法院也均采纳了深圳市国资委提出的抗辩理由。

如果不是深圳市国资委一而再的以上述理由抗辩和深圳市两级法院再而三的以同样的理由驳回原国有企业员工的行政诉讼,我不一定会接这起案件,但国资委如此欺人,在我看来等于是在欺负深圳市无专业及能叫板的行政诉讼律师可以抗衡,于是我决定接下此案,我的动机是想在法庭上教训一下深圳市国资委,并给法院提个醒,你们之前所作的判决是错误的。

庭前交换证据时,深圳市国资委委托深圳市法制办的工作人员出庭,我力邀深圳市国资委主任出庭,并请法庭书记员将我的意见记入笔录,庭后老谢他们问我,深圳市法制办出庭对此案有什么利弊,我答,深圳市国资委不一定叫得动深圳市法制办,深圳市法制办派人出庭应该是有关领导的意思,如果我们将道理和法律依据讲清,市政府如果务实就是件好事,因为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但如果政府毫无解决之意,那么我们的对手其实是深圳市人民政府而不深圳市国资委,将来解决问题的难度恐怕就增大,更何况他们以行使的是出资人职责不属于行政职责为由赢了多起同类的案件,马上让他们妥协客观上不现实。

20111226930分此案在深圳市福田区法院准时开庭,除当事人来了不少外,其他因国有企业改制利益受损的市民知道消息后也赶来旁听,但深圳市国资委主任没来,在举证质证阶段国资委提供了《深圳经济特区企业员工社会养老保险条例》和《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等法律规定,试图证明其不具有养老保险管理职责及员工未及时主张权利责任自负的观点,我认为国资委确实不承担养老保险的公共管理职能,但这一点与本案审理的对象无关,另外国资委提供的这两个法律依据生效的时间是1999年和2005年与原告1990-2000年期间的养老保险是否补交并不具有法律追溯力,也与本案无关,国资委引用这两个法律依据实质上等于证明其适用法律错误,国资委代理人在我质证后又提交了一份福田区法院的行政判决,该判决就是以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不履行社会公共职责为由驳回其他国有企业员工的的诉求,目的在于佐证国资委的观点,为此,法庭主审法官还特意征询我的意见,我当庭认为,该行政判决书所裁决的内容和事实与本案不一致,其原告代理律师不具有行政诉讼专业知识没有将法律规定讲清楚,该案中原告要求国资委责令其所属企业支付经济补偿金等诉求确实属于劳动仲裁委或劳动部门的职责,不是国资的职责,因此,判决书以国资委不具有此项公共管理职能为由驳回并无不当,但该案所确立的判决原则对本案并无拘束力,也无参照适用的价值。

当庭指责其他代理律师不够专业是我很少用的,但我确实对之前的这些判决有些忍无可忍的感觉,对有些代理律师缺乏行政诉讼专业知识却毫无顾忌的强行代理十分厌恶,律师不具备专业知识而代理尚情有可原,不可容忍的是接了案件不下功夫去学去研究就乱办案子是我最厌恶的,比如国资委提交的这个判例,原告的诉求居然是要求国资委责令其所属企业支付经济补偿金,一看诉求就是外行话,将行政案件当作民事案件办是这类律师最闹笑话的事,只可惜他们毫无羞愧之意,我曾经看过老谢他们之前提起的行政诉讼,诉求居然有6项,我看过后告诉他们其中有五项不属行政诉讼受理范围,有三项是民事诉讼受理的范围,诉状纯粹是个大杂烩,我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列诉求,老谢他们告诉我是之前律师建议他们在诉状中多列几个诉求,6个诉求只要有一个对能获得法院支持就行了,当事人碰上这样乌龙的民事律师,想让行政案子不死都难,连行政行为一案一审的原则都懂,这让我怎么去理解这些民事律师?

行政诉讼的诉求和规则与民事案件完全不同,民事中你可以列十个都行,反正没道理法院驳回就行了,但行政诉讼一旦列错诉求,其适用的法律依据、举证责任、审理范围都会完全改变,更要命的是一旦法院作出先例行政判决,后面审理时往往会参照引用行政判决中所确立的裁判规则和行政行为定性的界定,这时后面的律师哪怕把法律问题解释的很清楚也很难纠正以后的判决,比如以前各地法院有的将高等学校对授予、颁发学位证书的行为当作民事行为,有的当作是行政行为,就争议很大,直到最高法院确立高等学校对授予、颁发学位证书的行为系代表国家行使行政职权,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才得以在全国消除分歧。所以办错行政诉讼案件会影响一大片,而办错民事案件最多影响当事人个人,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所以我才特别希望同行能认真对待手上的行政案子。(未完待续,下节专讲为什么国资委对国有企业改制的批复是行政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