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中国应当取消基层法院的行政庭  

2012-04-08 15:56:52|  分类: 说说司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0年10月1日中国行政诉讼法施行,其中第13条规定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行政案件,在当时立法经验不足的情况下,行政诉讼法的程序模式完全参照着民事诉讼程序而来,以致最高法院在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七条中还特别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除依照行政诉讼法和本解释外,可以参照民事诉讼的有关规定。
20多年过去后行政诉讼在中国的审判虽说有进步,但更多的是不足,如今在司法日益地方化、行政化的背景下,由县级人民政府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行使第一审的行政审判功能可以说完全被破坏,基层法院行政审判庭存在的唯一功能就是在研究如何技巧性地驳回原告所提起的行政诉讼,至于行政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要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行政职权的主要任务已异化成法院的竭力维护。从行政诉讼法实施到现在的20多年内,原告的胜诉率始终未超过20%,而且这两年原告的胜诉率已下滑到了12%-17%之间,当然这个数据仍有水分,以我经历而言,其中有一部份就如法官所言,行政机关答辩时实在太笨,笨的让法官无法搭手相救才不得以判行政机关败诉,由此可见,基层法院行政审判的司法审查功能几乎尽废,这进一步显示出行政诉讼的司法环境是如此的恶化。
原告在行政诉讼当中胜诉率如此之低,显然不是我们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行为达到了完美的程度,除去司法不独立的原因之外,在制度上应是行政诉讼的审级太低,这种审级太低的结症与基层行政法官素质高低没有直接因果关系,真正的根源要么是行政法官不好意思判行政机关败诉,要么就是不敢判决行政机关败诉有关,所谓不好意思判败诉是指法官或法院与当地行政机关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行政机关本身就是法官将来调迁的出路,依法判行政机关败诉的后果很有可能是自绝于法官的出路,比如行政法官调去政府机关如法制办担任主任之职是常有的事例。其次是不敢判败诉,行政机关的背后是强大的行政官僚体系,各个行政机关如职能部门的直接上司就是地方人民政府,而法院的钱袋子控制在地方政府的财政局,法官的调职、编制等则控制在地方政府的人事部门,地方政府或地方政府的职能部门如果要为难法院,仅从行政级别和财政预算两项就可以卡死法院,更何况地方政府后面还站着一个更为强大的组织那就是地方党委,而基层法院院长作为党组成员甚至连出席常委会的资格都没有。
基层法院和地方政府的关系我可以用一个形象性事例来说明,比如一个有常委身份的副县长去法院,那么法院从院长到下面的庭长都要出来站队迎接,相反,如果一个法院院长因公干去见该副县长,未经事前通报请示,法院院长恐怕连大门都进不去。在这样的一个形势格局下你让法院去监督、审查行政机关行政行政的合法性,不要等地方政府领导发话,法院院长恐怕都会自觉的站在一定高度主动地认为他们这样的审判简直就是给地方政府添乱,更何况一个连科级干部级别都没有的普通审判员,你怎么能指望他们去给普通老百姓维护正义?
正因为基层法院与地方行政机关之间种种杯葛的存在,在法治建全的国家,不仅对行政诉讼的审级予以提高,还设立了单独的行政法院,以尽可能的减少地方政府对法院行政审判的干预,如法国行政案件由行政法庭和最高行政法院两级司法机构裁决,行政法庭由省参事院演变形成,全国设33个行政法庭,以所在地城市命名,海外7个省,毎省设一个行政法庭,全国行政诉讼终审由最高行政法院审理,这就很好的避免了不当干预,当然说法国可能太远,有人会说西方那一套不适合我们中国人,那我就再说说一向被中共否定并看不起的台湾如何,根据台湾的行政诉讼法、行政法院组织法和司法院组织法等规定,行政审判事务由行政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受理,全台湾设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和高雄高等行政法院,终审权由最高行政法院行使法律审。澳门行政诉讼由行政法院受理、中级法院和终审法院复核,香港一直深受普通法系影响,行政诉讼称为司法复核,从香港司法裁判的资料来看,大部分司法复核案件均由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复核,对高等法院原诉法庭的裁决不服,可以向终审法院申请复核,上述事例均说明任何一个国家为增强法院对行政行为的监督和制约无不以提高行政审判级别的方式来减少行政机关对司法机关审判事务的干涉,以保障司法判决的权威性和对行政机关的指导力,独中国大陆在行政审判立法之初仅旨在解决当事人和行政机关之间的纠纷为目的,而未考虑司法判决对行政机关的指导力,两者出发点之殊异导致目下行政审判举步维难,这种以低层级的司法判决去指导和监督比其高一级行政机关的举措,无疑是中国司法发展使上极具特色的笑话,显示了中国立法机关的法盲级水平。
2010年1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法【2010】446号关于开展行政诉讼简易程序试点工作的通知,准备为基层法院行政庭独任法官审理行政案件进行试点,并择机在全国推广,这实在是不可理喻之举,三个法官尚且抗不住各种压力而不敢轻易判行政机关败诉,难道一个独任法官就抗得住啦?
读完这篇文章的读者可能会反问,我们国家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一律由中级法院或高级法院作为行政案件的一审,恐怕路途遥远不利于当事人诉讼,这样做人为增加了当事人诉讼成本,不符合司法便民的设想,对这个反问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中国人为了求得一纸公正的判决,不惜万里之遥信访奔波滞留于北京各中央政府机关包括最高法院,难道他们会在乎于这一点路途吗?
为了司法公正,坚决撤销基层法院行政审判庭,我们宁愿跑远一点路。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