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交警放行了却留下了法律问题  

2012-06-22 13:33:00|  分类: 案后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交警放行了却留下了法律问题

2012620我向深圳市交警局针对事故车检测费提起了行政复议,同时在博客和微博上公开批评了交警处理此事的不公之后,引起了市交警局的关注,2012621下午龙城交警中队通知我去处理此事,承办警官与我作了沟通说明其并没有恶意为难我之意,我也直率的表明我对他确实不满,心里一直窝火,当然更多的是不理解,特别需要将车扣押至伤者出院再来处理的意见,我让直觉他有心存偏私之举,不过既然承办警官已对我作出了解释,我也只能认为这只是我对他处理事故内部程序的认识不足,我认同即使我是个行政诉讼专业律师也不至于对交警的每一个内部程序都了如指掌,误解难免,解释过后应当冰释。

接下来是对我作事故过程的笔录,我陈述了事发经过,承办警官也依例询问了相关的事实,之后打印出来给我核对,我对笔录中的用词、细节及语句作了修改,承办警官认为我的修改无关重要,我不这么认为,碰撞和刮扯受伤对行为人的后果不同的,最后承办警官根据我的修改重新打印了一份笔录交由我签名。

承办警官告诉我此案还需要对伤者进行重伤或轻伤的鉴定,这是我在交通事故中第一次听说要做这样的鉴定,我不知道这种鉴定对我有何意义?因为即使鉴定为重伤,我的行为也不构成交通肇事罪,不过为防不测我已事先委托我的两位同行作为我的辩护律师,授权他们行使我的不可撤销的代理权限。

由于此前已作了沟通,我与承办警官之间已不那么抵触,人就是那样一旦说通了,总是会彼此照顾各自的情绪和立场。针对交通事故责任的问题,我这次是出了不同意见,我下定决心要提出我的不同意见源于伤者家属始终认为全是我的错,事故发生后,作为肇事者的我对伤者家属出于内疚或其他心里因素,总会自甘地默认责任的承担,以减轻自己内心的不安,但当伤者家属始终理直气壮数次这样那样的要求,且视为理所当然态度,我内心的内疚或不安随着这样次数的增多而减轻直到反感,物极必反总是这样,我开始考虑责任承担的问题了。

 

承办警官认为事故责任由我承担的理由是我机动车应当优先让行人通过,我则认为警方将伤者定性为行人是个性质上的错误,事实上警方忽略了一个事实是伤者当时是骑自行车过马路,伤者下车推行时是行人,但如果是骑车过马路,那么此时伤者就不再是行人而是非机动车的驾驶人,而根据交通通行规则,我驾驶机动车是直行,伤者驾驶非机动车是横行,应当优先让直行的机动车通过,因此,此案中伤者的身份的改变直接影响了事故责任的认定,再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条规定,驾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三轮车在路段上横过机动车道,应当下车推行,有人行横道或者行人过街设施的,应当从人行横道或者行人过街设施通过;没有人行横道、没有行人过街设施或者不便使用行人过街设施的,在确认安全后直行通过。 另据《广东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五十四条第(五)项规定,驾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三轮车横过机动车道时不下车推行的,违者处警告或罚款50元;然而本案的伤者是骑自行车过街,并没有下车推行,也没有在确认安全后直行通过,于是我问承办警官,伤者的行为是否属于违法,是否属于违反交通规则?承办警官沉思会答我,是违规,但一般还是算车主担责,我说:不错,车主是要承担责任,但伤者违法或违规就意味着伤者对事故的形成也存在一定过错,伤者的过错必然可以依法减轻车主责任的承担,因此,判定车主承担全责就不一定符合法律,但上述法律很少有车主会去主张,于是久了之后交警自然会认为这些条款只不过是睡眠条款,从法律上会认,从实务上很难接受。

从交警的实务上看机动车和非机动车、行人之间发生碰撞一律认定车主承担责任,主要是出于照顾或同情伤者,以期车主能弥补伤者以更多金钱方面的补偿,同时也可以减低伤者家属到交警队闹事的困扰,但这样做的最终结果是行人或驾驶非机动车的人忽视了自己的法律责任和自己应尽的义务,责任认定没有起到应有的教育作用,因此,只要是开过车的车主大凡都有这样的经历,无论是红灯还是绿灯还机动车道总有人大摇大摆的在你车前经过,而你只能停下。

虽然612日我签过了事故责任认定,但交警并未送达,因此当我索要时,交警表示要重新考虑责任的评价,而且需要上报讨论,这也意味着这起事故已不再按简易程序来处理。

在处理扣车的事情上,承办警官明确表示只要家属没有意见,他可以为我办理放车手续,此时伤者家属也表示放弃三天内向法院进行诉讼保全的权利,以让我尽快拿到车辆,我表示不想欠他这个人情,情愿继续再扣押三天,只要的车辆检测合格,三天之后任何人也不能再继续扣车,很明显我对伤者家属的某些做法有了不同的看法,如果车主是我的当事人,我早建议他既然交警说要伤者家属同意才可以放车,那大可以拒交医疗费来换取家属的同意,况且即使家属不同,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44条之规定,事故车检测后,交警也必须在五天内放车。

下午我取到了被扣押的车辆,不过很好奇我没有交纳任何停车费和拖车费,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需要交,但我仍可以将此视为交警部门对我释放的善意,我甚为领情,当然这也意味着我无法对扣车及扣车产生的拖车费、停车费的收取依据提起行政诉讼。

如果最终交警仍认定此事故由我承担全责,我会依法提出复核,本来这一项权利我已打算放弃了,但我的打算因伤者家属喋喋不休指责我的责任而改变,所以佛法讲因,人确实能因一件微小的事件而改变自己的命格。

 交警放行了却留下了法律问题 - 梅春来律师 - 梅春来律师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