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程序的力量  

2012-07-22 18:42:00|  分类: 行政诉讼类手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序的力量

在中国悠久的的人治传统中,我们对法治传统中的程序正义并不尊重,虽然我们的前辈推翻了帝制,但王霸之术、帝王之术至今仍然盛行,成王败寇及不择手段的世俗成功厚黑学说,使一代又一代的人潜移默化的只接受结果而不管过程,在法律学界中,我们的法官仍只是司法流水线上的工人,他们只知道机械适用法律却不能创造性的适用法律,由于他们缺乏艺术性再加工的能力,因此,他们在司法界的地位仍未得到足够的尊重,当然他们也没有多大的影响力,无论是在朝庭还是在民间,法官目前都没有获得独立的发言权。

今天我想介绍以下几个跟程序正义有关的小案子,案子小到微不足道,但与浮现着程序的影子,如果有人会善用程序的力量,我想结局都会有改变,当然也改变着事实的状态。

一、事故车检测费该由谁承担?

这是一件是我自己的交通案子,我与一位骑自行车横过马路的老太太发生碰撞,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事情发生后我与老太太两家都因这件意外发生的事故乱了套,我不得不说事故对老太太一家产生了比我家更大的影响,在交警中队处理事故的过程中,我出于个人的歉意愿意承担全责,只希望这事儿有个良好的结局,另外保险公司也报销一部份,不至少于让我负担更重,交警处理时已制作了简易的事故责任认定,判定由我承担责任,我和受伤家属都已签字。因程序的原因交警暂时未发给我们,正因为未送达在法律上此份交通事故认定并未生效,不过后来的事情有点变化,家属和交警正义凛然的要求依法办事,突然让我开始关注起交通事故的程序问题,既然都不再考虑人情那我也必须考虑法律问题,首先让我质疑的是事故车的检测费到底该由谁出?事发后交警给我开出了事故车检测通知书,到了检测公司我交了500元检测费,但随后向市交警局提起了行政复议,理由是行政强制法第25条第三款规定,检测、检验、检疫或者技术鉴定的费用应当由行政机关承担,与此同时我也准备好对拖车费和停车费提起行政复议或诉讼,另外,鉴于伤者家属自始一直认为事故的发生是我的责任,为了澄清事实也为了减轻自己内心的歉疚,我同时也决定对交通事故责任提出我不同的看法,交警认定我全责的主要理由是我机动车应当确保安全优先让行人通行,但这个认定并不恰当,警方忽略了一个事实是伤者当时是骑自行车过马路的非机动车驾驶人而不是行人,伤者下车推行时是行人骑车就不再是行人,而根据交通通行规则,我驾驶机动车是直行,伤者驾驶非机动车是横行,应当优先让直行的机动车通过,因此,此案中伤者身份的改变直接影响了事故责任的认定,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条规定,驾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三轮车在路段上横过机动车道,应当下车推行,有人行横道或者行人过街设施的,应当从人行横道或者行人过街设施通过;没有人行横道、没有行人过街设施或者不便使用行人过街设施的,在确认安全后直行通过。 另据《广东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五十四条第(五)项规定,驾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三轮车横过机动车道时不下车推行的,违者处警告或罚款50元;在交警中队我陈述了这两条法律依据和理由,负责处理交警表示会考虑我的理由对交通事故责任进行重新认定。

行政复议的提起使得此案正式进入了法定程序,当然最后的结局也非常理想,我扣押的车辆迅速放还给我,拖车费和停车费也没有收我的,我已交纳的500元检测费在交警部门的协调下也退还给我了,最后,原定是我全责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也采纳了我的意见,以伤者骑自行车过马路未下车推行为由承担本次事故的次要责任,于是我也见好就收的撤回了复议,终止了对检测费到底该谁来承担的探究和质疑。

有人希望我继续进行,但我放弃了,因为这事法律上有明确规定,只不过全国的交警都仍维持着原来习惯性的做法而已,我的复议实际上已向他们提出了问题的所在,我想他们会考虑这个问题的,不过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我以程序性规则获得了陈述和辩解的权利,以法律规则迫使交警部门改变认定,机动车与骑自己车的人发生碰撞认定车主承担全责,在交警部门的实务处理中已成惯例,而骑自行车的人或车主也会自认这样的认定基本符合事实,然而这真的是法律上的认定吗?未必。我这起责任认定其实宣示了一项骑自行车非机动车驾驶人应当承担的责任规则,那就是骑自行车的人过马路时必须下车推行以确保安全,否则就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一定的责任,这种具有宣示意义并不为大多数人关注的规则则正是我的兴趣所在,但这种规则都只能在程序正义力量的保障下才能实现实体上的正义,这也许就是程序和规则的力量。

二、信号灯故障引起交通事故的承担

2012710在深圳龙岗某地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搅拌机车将一两商务车撞飞,事故造成三死三伤,事故的最大原因是各方的司机当时看到的都是绿灯,交警部门以超速为由刑拘了搅拌机车司机,对公众交警部门给出的免责理由是事故发生时信号灯未移交给交警部门管理。

交警部门给出的理由是想说明此次因信号灯故障引起的交通事故其责任并不在交警部门,深圳媒体采访我时我给出了不同的意见,我认为交通信号灯在交通管理当作中有着指令作用,红灯指令车辆禁止通行,闯红灯意味着违反通行指令,要受到行政处罚,而给出的绿灯则指令车辆可以通行,车主因信赖绿灯的指令而通行并没有什么过错,因此信号灯一旦出现故障或错乱,则根据信号灯指令而通行的车辆发生故障其首要的责任是信号灯的管理单位或使用单位,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此案事故发生的原因是搅拌机车、商务车都根据信号灯给出的绿灯行使而发生事故,即使搅拌机车超速,恐怕让搅拌机车承担此次事故责任的全责或主要责任都未必那么公平正义,在这种情况下对搅拌机车司机进行刑拘是否合适就值得很商酌的事了。其次,从民事责任的承担角度看,不管搅拌机车司机是否承担责任,只要事故原因确实与信号故障有关,那么民事责任就应该由信号灯的管理单位、所有单位和使用单位承担连带责任,这一点民法通则是有规定的,但我更关注的是行政责任,因为如果仅仅是民事责任,当事故受害者满足于民事赔偿的获赔以后,并不能保证同类悲剧的重演,有关部门责任的推诿仍将继续存在,社会安全的隐患并不因民事了结而结束,因此,为了保障市民的生命安全有必要给予交警部门更重要的社会责任,在此情况下,我认为不论信号灯的权属归属在谁,只要投入使用,不管是管理单位还是产权单位都应该确保信号灯的正常运作,如果信号灯不能运作就应当切断电源禁止投入使用,而交警部门作为信号灯的管理或使用单位,只要信号灯投入使用信号灯就已在行使交通管理的职责,而交警部门也正是根据交通信号灯的功能判断事故责任,也据此行使着违章的行政处罚权,如果仅以事故发生时信号灯尚未移交为由免去交警部门的责任,则并不足以让交警部门在此事故中吸取教训,与市民生命的消失相比,给予交警部门一时的重责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有时恰恰是这种重责方能促使交警部门去主动重视信号灯故障或移交的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的重责我想不会有行政单位会去关注这些隐患,而我们的生命安全却时刻暴露在这种隐患下而变得如此悲剧,事实上我们正是为了保障我们的安全而愿意纳税设立诸多的行政机关来履行保障的责任,因此,为了避免下一次就不能原谅这一次的失职,而根据媒体报道的信息,已有市民反映在事发前此信号灯已出多次故障,也有多人向交警部门反映,但相关的职责部门均未引起重视,这说明事故的发生隐含着职能部门的失职,偶然中则隐含着必然性,从中检视我们依然可以发现,在信号灯的投入使用前没有进行严格的检测,投入后没有进行严格监管,发生故障后没有及时维修或禁止使用等情形,这证实了我上述观点的重要性,从社会管理的角度讲,我宁可在此次事故中委屈了交警部门让他承担了过多责任,若不如此,则推诿就不可避免,事故就有可能重演,每一个人都可能如搅拌机车司机一样成了此次事故中有关部门的替罪羊,承担着他人本应承担的责任,而该承担责任的人永远缺位,这才是悲剧的根源。

三、交警对违章停车发出只签“○、△”的告知单是否有效。

20127月初深圳有一部分网友上传了违法停车告知单,交警部门张贴在车主机动车上的告知单民警签名一栏很多是“○、△”以致有网友调侃称:三角形哥,你究竟在哪里,大伙想看看你的样子。事发后,交警部门作出回应,认为《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没有规定告知单必须要有民警签名,同时为规范执法,市交警局决定,即日起对于告知单

中有执勤民警栏但民警未签字(或签章)的,该告知单一律无效。不过,市交警局进一步解释,告知单仅具有告知作用,不是处罚决定书,由于现行法律并未要求民警签名,因此是否有民警签名不影响告知的效果。

深圳媒体就此事也对我进行了采访,我仍给出了不同的意见,我认为:1、《交通警察道路执勤执法工作规范》只是交警部门的内部工作规范,规范的是交警文明执法的工作规范,是一份职业纪律性的规范性文件,不是行政处罚的规范,依法不得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2、行政执法权具有特定资格,交通协管员或不具有执法资格的交警不得进行执法,如果告知单上没有执法交警的签字就不能确定调查违法行为和告知违法行为的执法者是否具有执法资格,同时当事人由于不知道执法交警的名称也剥夺了当事人申请回避的权利,提出执法程序异议的权利,另外更重要的是违反了法定程序突破了法定授权,变成了任何人都可以拿告知单上路执法,这使法律对行政执法主体资格限制变成虚设,因此,从正当程序角度来讲,告知单上没有执法交警的签名,交警部门在法庭上就没有办法证明此次执法行为在执法主体资格和执法程序上是否都是合法,这也就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新闻,明确表态该处罚可以撤销,3、告知单虽只有告知的功能,但告知单上对车主设定了义务,告知单在法律上可以构成具体行政行为,因此,告知单从形式和内容都必须符合法定条件,才可能构成一项合法的行政行为,否则车主仍可以以程序违法为由撤销,所以告知单没有民警签名,就不能证明访次行政行为在认定事实、调查取证都合乎法律,换而言之,如果交警部门不能证明该次取证行为是由具备执法主体资格的民警依法定程序进行,依法只能认定执法是由不具有执法主体资格的人员进行执法,由此将产生所得的证据因调查取证人员不具有执法资格而无效,所以交警部门认为没有民警签名不影响处罚效力折射出他们执法水平认识上的不足,4、因此,交警部门决定没有民警签名的告知单一律无效,该做法是正确,但给出的理由却不符合法律规定,忽视了行政执法主体对取证和证据合法性的影响,如果证据取得不合法,执法人员不具有执法资格,那怕车主确实违章了,交警部门作出的处罚决定仍构成违法而无效,与民事案件相比,行政案件更重视法定程序对行政处罚的影响,而不关注违法的事实。另外交警部门认为现行法律法规并没有规定告知单必须要有民警签名,这一点我也持有异议,因为《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七条规定交通警察调查违法行为时,应当表明执法身份。在公路上执勤执法不得少于两人。第四十四条规定制发违法行为处理通知书应当按照下列程序实施:(四)违法行为处理通知书应当由违法行为人签名、交通警察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印章;当事人拒绝签名的,交通警察应当在违法行为处理通知书上注明;(五)违法行为处理通知书应当当场交付当事人;当事人拒收的,由交通警察在违法行为处理通知书上注明,即为送达。从上述规定交警执法表明身份是首先条件,违法行为通知书即违法行为告知单应由交警的签名或盖章并加盖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的印章,因此,法规对告知单要不要表明执法者身份,交警要不要签名或盖章是有明确的规定,从行政诉讼的角度讲,告知单有没有效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告知单没有民警签名的后果是不能证明证据的取得是合法的,如果证据的取得是违法的,那么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行政处罚因没有法定依据或不遵守法定程序而无效。

从依法行政的角度讲,在告知单民警签名栏上画“○、△”总会让公众觉得本该严肃的执法行为是如此的轻率,以致一个正常的人都会觉得行政行为是如此的荒唐可笑,如果严格依西方的正当程序来定义本案,大部分思维正常的法官们一定会撤销这些行政处罚,理由也很简单,我们宁可放过这些违法的车主,也不可以容忍执法者的违法,放过一名普通的违法者仍可期望下次得到执法者的纠正,但若放过执法者的一次违法,下次就没有人可以纠正了,行政机关可能会说,法官阁下,以前是您以法律的名义允许我这么干的。

四、我的行政案件可以打赢吗?

前几天一名据称被行政机关“钓鱼执法”的人向我咨询,说交管部门对他作出了三万的罚款,理由是非法营运,所谓钓鱼执法通常是执法措施和执法手段都会有违反法律之处的执法行为,除了少部分人确实是冤枉外大部份我看确实是在非法营运,如大多数的行政案件一样,能不能打多数不取决于事实,而取决于执法机关是否违反了法定程序或适用了错误的法律依据,在认定事实上行政机关很少会出错,即便是不那么准确,由于行政机关本身是调查机关,而法院作为司法的审查机关,对行政机关调查所获得的事实通常会给予尊重,毕竟法官没有亲身经历过调查,这也是很多律师从事实上进行较量多数会败诉或使当事人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的原因之一,从行政诉讼的角度讲,法官对事实调查的否定通常会比较弱势,但是对行政机关否违反对法定程序和是否错误的适用法律法官们通常具有较强的否定底气,而绝大多数的行政机会从强势变为弱势通常不是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就是适用了错误的法律依据,行政机关容易违反法定程序是源于我们这个国家向来重实体轻程序的后果,适用错误的法律依据则是因为我们存在着繁杂的立法体系及政出多门的法律、法规,缺乏违宪违法审查的中国,法律、法规自相冲突的现象已是非常突出,行政机关适用错误的法规依据毫不奇怪,甚至已是常态。

然而当事人通常只给了律师部分事实,然后直接问案件的输赢,我经常因自己缺乏超人的先知能力而无法回答这类咨询,正如上文所述,在当事人无法告诉你行政程序是否违法、适用法律依据是否正确的情况下,仅凭部分事实律师又如何能得出案件赢输的结论?

当事人经常缺乏法律常识却又重于利益得失的计算,实在是让人非常遗憾的事情,要知道法律事务是一项严重信赖逻辑和经验的工作,不同预设的条件导致相同案件的结果大相差异实仍常态,实在无法凭简单的输入一项条件就可以如计算机般得出准确的结论,因此,我对这位当事人当时给出的答案是,如果你能保证行政机关在行政程序和法律适用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就你所陈述的事实你的案件是无法打赢的。

我所从事行政诉讼以来没有一件是仅凭行政机关认定事实错误而推翻的,我大量行政案件的解决靠的是坚守行政程序和法律适用,而不是事实,换而言之,我基本上不关心事实,因此,如果每个当事人都如上述这个当事人一样来咨询我几乎无案可做。

当事人精于计算是导致自己权益损失的原因之一,这话听起来似乎不那么让人理解,那么我拿“钓鱼执法”来说明,这样的案件我的律师费通常要一万以上,如果案件赢了或解决了,他仍会损失一万元律师费,如果输了就要损失四万元,以损失四万元的代价去尝试行政程序和法律适用的正确性,对当事人来讲实在太过奢华,更何况大部分的当事人会这样计算利益,因为他找律师的目的是减少损失而不是再扩大一万元的损失,而行政机关的考虑则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他们处罚多半是会按最高额进行处罚,而正是当事人的精于计算才导致“钓鱼执法”这种模式的产生,因为行政机关料定聪明的人是不会找律师打这样的官司,那怕他们就是在“钓鱼执法”,所以,最后宁可付三万罚款也不愿意多付一万律师费是大多数当事人的选择,100人会有90个人做这样的选择,“钓鱼执法”就不会绝迹,相反100人会有90人选择诉讼那怕是输了也要诉,“钓鱼执法”就会自然终止,没有人或单位能承受如此大面积的起诉,更何况对行政机关来讲大面积引起的诉讼成本并不低。

每个人都很在意权利且不惜代价的维护,这个国家才会民主才会有规距,每个人都期望别人开山拓土,而在功成名就后分享一份权利,其结果是每个人都无权益可言,每个人都知道社会的进步国家的民主都得有人牺牲,但每个人都聪明的期望由别人的牺牲来换取自己的自由,其最终的结果是每个人都得不到自由和权利。

程序的力量是告诉你任何人都有权利利用程序的力量来维护着自己的权益和利用程序的力量来检视行政机关行政的合法性,你有权这么做,但如果你放弃就不要再指责行政机关的违法和抱怨自己的屈辱和冤枉。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