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民告官”时缘何难见一把手?  

2012-09-30 11:02:00|  分类: 博主的媒体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告官”时缘何难见一把手?

    博主按语:这是工人日报何东霞记者采访我和龙岗区人民法院院长及其他法律界人士形成的一篇稿子,我觉得做的很好,不过还是有很多东西没有讲透,我觉得有必要在发这篇博文时做一定的补充,从法治国、民主国等国家机制的运作上看依三权分立的原则,行政长官出不出庭其实并不重要,司法独立的审判机制就决定了司法权对行政权能够产生足够的制约,而我们国家之所以强调行政长官出庭其本质上仍反映出司法权对行政权的制约不足,故期待通过行政长官出庭的方式寄希望于行政长官的自我改变,这当然还是一个依人而治的思维方式,因此,从长远看这显然是一种错误的方向,但在现阶段国家运行体制无法改变的情况下,我认为还是值得去提倡。

为了更好说明这个问题,我引用台湾司法院1948年院解字第4012号解释,即谓:与“宪法”或法律抵触之命令,法院得径认为无效,不予适用。大家注意,这是台湾1948年的大法官司法解释,依此解释如果一个法院的法官有权对行政机关抽象性行政规范直接认定为无效而无需层层请示,那么行政长官出不出庭真的就并不重要,而社会各界基于对三权分立原则的认同也出于对司法最终裁决权的尊重,因此,在法院的判决一旦生效后,行政机关所制定的抽象性行政规范即行自动作废,如此一来,行政机关焉能不改,焉能不惧,焉能不为?

可是,我们的现状不要说是法官无权对行政机关抽象性行政规范直接认定为无效,即便是对行政机关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审查,你就算让法院院长来审他也不敢轻易直接认定无效,那么在此背景下除了仰仗行政机关首长通过庭审法治教育后的自我改变外,我们几乎已无路可行,这才是司法界不得已的去呼唤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建立的直接原因。

但是法院或法官的司法权威绝对是判出来的,包拯之所以被老百姓称为青天就是因为这个人敢对权贵下判,否则就算陈驸马到了开封府大堂又当如何?

 

编者按

“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在广东7地区已实行一年之久,落地难的问题尚未真正解决。如何将“软办法”变为“硬约束”是未来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工人日报》(20120916 02版)□本报记者 何东霞

 

在行政诉讼的法庭上,“唇枪舌战”的不仅是代理律师,还有局长、副局长等部门领导。近日广东在深圳、佛山、中山、江门鹤山市等7个地区实行“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已一年余,一开始人们寄予厚望,而现在一把手不出庭、部门领导出庭不发言等问题慢慢浮出水面,“制度出台容易落实难”的问题引起舆论的热议。

法庭是最好的培训课堂

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指在行政诉讼中,被诉讼机关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或主持工作的负责人或分管负责人要出庭应诉。自陕西合阳县于2000年率先打破行政诉讼被告不出庭“惯例”后,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这一新生事物在我国很多省市如浙江、江苏、山东、河南、安徽的不同地区均做了有益的尝试。20117月,广东省纪委、省法院等4单位牵头,选择深圳、佛山、中山等7个市(区),建立“行政首长出庭应诉机制”,这在省级机关中尚属首次。

各试点根据当地情况制定部门领导出庭应诉的相关要求,一般规定为以下情况部门领导人应该出庭应诉——本单位本年度第1件第一审行政诉讼案件,以后累计每5件出庭应诉1件;重大、复杂或人民法院认为确有需要出庭应诉的行政诉讼案件;对本单位行政执法活动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行政诉讼案件;同级政府要求出庭应诉的行政诉讼案件。

在广东7个试点地区中,佛山市取得良好成效。2011年全年,佛山市两级法院共受理一审行政诉讼案件673件,其中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的案件为122件,实际出庭应诉的为86件,负责人出庭应诉率为70.5%。今年上半年佛山全市两级政府按规定首长应出庭应诉的为119件,已开庭117件,实际出庭112件,出庭率达95%以上。应诉率在7个试行地区中最高。

“这样子出庭,其实已经是第3次了。我是搞技术出身的,法律专业上的事虽然不太懂,但我觉得,出庭应诉的收获很多。”佛山市顺德区国土城建和水务局副局长黄杰光在庭审结束后说。近日,一起市民状告佛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局的案件,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开庭审理,黄杰光作为被告方的委托代理人出庭应诉。

今年1月,陈小姐因所在出租屋非法出租行为未得到及时的行政处罚而将深圳市福田区房屋租赁管理局告上法庭,该局一位科级领导出庭应诉。陈小姐的代理律师梅春来律师告诉记者,该科长由于本身是法律专业出身,在庭上“对答如流”,对行政行为的解释起到较好的效果。“如果是一把手,不一定如此熟悉他们的业务,因此法制办公室的领导出庭也是合适的。”

龙岗区人民法院院长田卫东一直非常重视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他认为行政首长出庭既有利于知己知彼,又有利于协调问题。

无具体细则明确行政首长到庭

尽管众多律师认为,法庭是行政机关最好的培训课堂,但中国素有“无讼以求”、“息讼止争”的法律传统。记者调查发现,在实际司法实践中,行政部门领导出庭的情况不尽如人意。

记者从多个试点法院获悉,首长出庭应诉制度难以推行的最大问题在行政首长出庭的随意性较大,没有具体细则进行约束。尽管广东省中山市在2007年就出台了《行政机关行政应诉工作规则》,明确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度,但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宣传科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他了解,部门领导甚少出庭应诉。

广东省知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汪腾锋告诉本报记者,在行政诉讼案件中,与委托代理律师一起出庭的部门领导非常少。“谁也不愿坐到被告席上,部门领导更是,他们主要是面子上过不去,总感觉出庭是件很难堪的事情。”广东省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付洪林也有着类似的观点:“从现在试点情况看,我们一些行政首长认识还不到位,坐在法庭上,就浑身不自在。其实当被告并不丢人,反而更是尊重法律、依法行政精神的体现。”

有着多年行政诉讼经验的律师梅春来告诉记者,在他接触过的行政诉讼案中,他发现按规定出庭的部门领导非常少,而一把手更是罕见,“有出庭的多是部门的处长或者科长,一把手非常少见。就算行政首长出庭,也多数坐在一边,一声不吭。”今年816日,顺德区村民罗锡添因房产证过户问题将该区国土城建和水利局告上法庭。该案在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两个小时内,该局黄局长始终没有发言,全程由代理律师应对。庭后,黄局长解释道,“自己对业务还是相当熟悉”,但对如何在法庭上应诉还是“新手”。

软办法 硬约束

采访中,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制度的出台是一项突破,制度的落实更需要与之配套的毅力与决心。

2012年下半年,广东省高院加强“行政首长应诉机制”与“不出庭扣绩效分”两项试点工作,成立督导组赴各地检查督导,并在条件成熟时在全省铺开。而在各试点地区中,把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落实为“硬约束”的地区仅在少数。

20123月,作为其中试点地区之一的佛山市强调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要加强考核问责,力争在2012年出庭应诉率达80%以上。20114月,佛山市率先印发《2011年佛山市市级机关绩效与作风建设考评实施细则》,明确规定相关负责人未按照《佛山市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工作暂行办法》规定出庭应诉的,每宗扣0.1分,并影响行政机关的绩效排名,起到一定威慑作用。据统计,佛山三水区去年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出庭应诉的案件有11,实际出庭应诉的仅1,出庭应诉率为9%。为此,一些行政机关吃了扣分的亏,之后三水区进行了反省和调整,目前,该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达100%

田卫东建议,尽快制定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工作办法,充分借鉴各地经验,既要明确行政首长出庭应诉的案件类型、内部分工,还要规定案件备案、监督、考核等相关内容,使之能真正落到实处。

知名公益律师沃兴伟认为,对于政策制度的落实应建立一整套科学规范的监督程序,同时有效吸纳媒体监督和公众监督,才可能确保政策的真正“落地”。

不过广东地方法制研究中心研究员、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余军却有不同见解,他认为没有必要把这项政策变为“硬约束”,只能当做现阶段过渡政策。“行政机关首长主要职能是行政管理,强制性地要求行政首长每案到庭可能会对其正常职责的履行产生影响,在职业分工十分精细的现代社会,行政首长完全可以委托精通诉讼技巧的专家或律师代理出庭。而且行政首长不一定对司法诉讼很熟悉,在应诉技巧方面有可能不如律师,因此行政首长出庭效果不一定很好。”

制度出台不能沦为“作秀”

 

深圳行政诉讼案专业律师 梅春来

   

问: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度的价值何在?

答:法庭是行政机关最好的培训课堂。通过这个制度可以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行政行为应如何行使才符合法律规定,领导也许对业务不了解,他们处理行政行为的面非常窄,很多行政行为包括事实的认定,法律的运用,行政程序等方面,容易犯一些模棱两可的错误。行政首长可以从另一边,也就是原告的角度,去理解自己行政行为有多少合法性。

问:目前这一制度存在哪些问题?

答:在我接触的行政诉讼案中,行政一把手按规定出庭很少,多数由部门科长或处长出庭,因为部门领导出庭与不出庭取决于行政机关的自觉,当认为这个案子社会影响比较大,或认为这个案子可以打赢,再或者出于法制方面的宣传可能会出庭。目前来说,是很难实现部门首长都按规定出庭,因为行政首长出不出庭没有任何办法制约。

行政诉讼目的是审查行政机关合法性,纠正行政机关行政行为,提高行政机关执法水平,若都叫律师代办,水平还是不会提高。如果仅为了“作秀”,那制度真正价值和意义更无法实现。

问:如何完善和改进这一制度?

答:政府要把行政首长的出庭率应作为行政机关政绩考核的内容,应建立一套完善的评估、考核、监督、跟踪体系,这样他们才会把出庭率作为自我要求。我认为法律程序的问题应由代理律师来把握,但实体问题应由行政机关来负责。我不主张全部由行政机关来负责,但我更反对仅由律师出庭。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