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关于我

梅春来,广东文佩律师事务所主任,专注于行政诉讼、医疗诉讼和刑事辩护。电话:13823537586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正义从来看不清  

2013-06-27 21:50:05|  分类: 说说司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义从来看不清

评维权律师之舆论施压(1

梅春来写于2013627日星期四

网络有公知必有五毛就如同有正即有邪,有阳即有阴一样,是因缘互生,灭了五毛就没有了公知,灭了公知,五毛自然也消失了,所以把律师灭了,法官和检察官也同时消失,正如发了微博就一定会有赞就有弹,一般无意恶之人对他人微博的点评是随机的,但也有人是刻意的,如将你微博下的点评全找出来,凡支持博主就辱骂,凡反对博主的就极尽赞誉,这种坚韧这两天让我不得不叹服,以致我截图至手软,写此文是因为《痛批表演型的维权律师》一文发表后,其中位律师在这次争端中说了这样一句话,迟早有一天,维权律师也会如校长、小姐一样不堪,突然间,这话触动了我的灵魂,也许只有不断的反思才能避免这种结局的发生,写此文时,耳边一再响起不可论断人之训戒,所以,本文不论断人,只论断事。

维权律师在经历了李庄案、北海案、小河案后出现分化,当然分化的同时也建立了各自的江湖地位和各自的派系,形成了以京城为总舵、以各省分舵、以市为据点之特征,随之对应的则是掌门人、各长老、中层青干、维权小将,影响力最大者仍是北京、上海两系,一如少林与武当,表演派维权律师类似于五岳剑派,但无论是五岳派还是少林、武当,均视公权力为魔教,有些派系在微博的江湖中对公权力的丑化已到了人人得而诛之的程度,以致于魔教中人曲洋对表演派维权律师费斌也不得怒斥,你们这些手段即便是我们魔教也不屑为之。(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笑傲江湖)

如果维权律师的派系合力对付的对象仅是不法公权,并在规则的基础上形成制约和平衡,那仍是国家之幸,万民之幸,但维权律师派系的形成和江湖地位的确立,始终伴随着另一层副作用那就是维权律师的派系之间和异己之间的不遗余力之绞杀,经过初轮绞杀后少林和武当派的掌门人看到了这种危机,先后退出争论,也不再回应争论,但五岳剑派的江湖地位不及少林、武当,却胜在各派联合之后的众多人数,故只能不断通过微博的平台借挑战公权力的旗帜获取民心,使其在江湖地位得以巩固,在此过程中不少人遭受了极端待遇,却也给这个群体和个人带来了超额的荣誉。

这种飞蛾扑火式的维权尤为悲壮,也正因为悲壮就更容易引起广泛的同情和泛滥的正义,于是他们反复宣传并强调的这一点,我并不贬低这种正面力量的宣传和铭记于心的强调,因为这股力量只要用的得当、本着公心,极易成就一番为国为民的壮举,但我忧虑的是,如果,突然有一天枪口调转过来,也一样也可以用“正义” 的杏黄大旗斩杀异议的律师并用以祭旗。

正义从来看不清,特别是律师的江湖,因为所有的律师都可能因为案件而宣称正义在手,与此相对应的当然得指责别人的正义是伪造的,靖江事件发生后,我守了一晚上电脑,第二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微博,看到王全章律师获释而有胜利的快感,看到有深圳律师出现在靖江而感到自豪,那次事件,我始终认为正义在手,当有律师发短信或私信给我说,靖江法院因王全璋在法庭上说话声音太大而拘留扣押要求声援时,我犹如红卫兵听从毛主席召唤一样热血沸涌,我自动扛起“维护全体律师利益,反抗暴力无耻法庭”的旗帜公开声讨,后来,有人说是因为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对自己的证据进行拍照而扣押,我依然没有反思真相,仍继续换个说辞声讨,那一刻,我觉得连反思都是觉悟不高的表现,如今部分真相已浮出,现在回首反思,哑然失笑,我不过是个自带干粮的五毛,而那面维护“全体律师利益,反抗暴力无耻法庭”的旗帜早就布满了灰尘,如今谁会在意?

微博可以逼退公权,也可以对律师同室操戈,甚至可以借刀杀人,如药家鑫一案,一条条微博如箭如刀,血光刀影中,而你始终不知背后谁放的那支冷箭,也不知道挥向你那一刀究竟是有意还是误伤,如《投名状》又如《集结号》,我分不清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对手,在杀红眼的场所,清除对手的时候,也可以借机清除自己不喜欢的人,如今十面埋伏已曲终人散,似乎该到了反思的时候,然而反思是危险的,因为他们会说,公权力如此作恶,你居然还有时间反思当初对错,就算错了又怎样?是的,成大事者就当不拘小节。

自由是个人的权利,然而在派系的律师江湖之中,很少有个人意义的自由,无门无派,不党不群的律师若公开挑战这种江湖规则,很容易招致集中的板砖,律师们的板砖比政府的五毛专业多了,你一个人的观点再正确,也挡不住他们每个人按任务撰写的批驳文章,不了解真相的人一定简单的认为,既然这么多不同的人都反对,那对方一定是有错的地方,公权力就是被这种逻辑套死的,当然被套死的也有那些著名的律师,因为到了最后,他们都自持身份的放弃辩解,如果你还想辩,他们安排一批三流的律师驳你,那你还驳吗?驳,抬举了三流律师,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不驳?正好。他们代表你宣布自认,于是,这顶长长的白帽子就算给你带上了,一如文革。

以后看到靖江类似事件,我还愿意做自带干粮的五毛吗?我不知道,因为我分辨不了,这不能怪我,因为后来我看了那些著名的法学教授们也在微博的传播中迷失了本性,或许我该欣慰,毕竟我不是最笨的,但那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一思考,估计也有人笑,死嗑与死嗑之间没有真相,也无关正义,有的只有立场和利益。“党同伐异”,是的,这个词出现在我脑海很久了,因为它让我想起晚明的东林党之争与张居正守孝,为了死嗑皇上,不惜被当众庭杖,为了让张居正让出职位,不惜死谏,最后凡被庭杖的人都被当作英雄,然而细考明史,这帮文人死嗑并不是为了什么朝庭安危和百姓福祉,纯粹属于利益之争的死嗑、为了死嗑而死嗑最终嗑死了大明朝,换来了文字狱的大清朝,成了新一代的奴才,一直闭嘴到民国再现死嗑,吴晗《论明史》和陈梧桐《明史稿》就说到:“明代历史一个典型的现象就是知识分子之间的内耗,拉帮结派风行,彼此之间互不服气,吵个不停,也斗个不停,国家就在这种吵闹与争斗中消耗掉了”。

没有自己的反面,看不到自己的真相。

 

说明:1、请勿对号入座。2、《揭开表演派维权律师第一层皮》不再写。3、只反思不再攻击别人。4、靖江事件那一段系博主当时心境,不涉及对别人的评价。5、有兴趣的同行及朋友们可以继续关注《评维权律师之互带勋章(2)》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