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与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谈谈法律  

2014-09-17 18:12:12|  分类: 说说司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谈谈法律

2014912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查封了承租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厂房的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该公司在法院查封之前早已停产停业,厂房内的机器设备、原材料、半成品由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看管。东莞常平法庭要求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配合,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则要求法院出具查封手续,常平法庭坚决不给,然后砸门强行进入厂内查封。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说,法院工作人员的做派形同土匪。

法院在查封过程中,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提出,法院查封后该厂房在一定期限内将无法再另行出租,严重损失公司利益,而公司还有其他空置地方可以存方法院查封的机器设备,希望法院准许将这些查封的机器放在公司提供的其他场地,以减轻公司的损失。另外,希望法院考虑场地占用费是否可以在拍卖款中优先支付或决定由查封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来承担。

上列要求常平法庭全部拒绝。

2014916,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向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对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提起诉讼,要求承担租金和场地使用费等损失,并提供了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常平法庭立案庭以未提供东莞市工商局出具的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企业机读资料为由拒绝立案。据悉东莞市工商局企业机读资料仍未废止收费。

上列问题的争议:

1、东莞常平法庭要求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配合其查封,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则要求其出具查封手续的要求是否正当?东莞常平法庭拒绝出具,甚至连查封裁定的复印件都不给予是否合法?

2、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要求东莞常平法庭解决查封后场地占用费的要求是否有法律依据?

3、在原告提供了被告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能够明确被告身份的情况下,常平法庭立案庭坚持以未提供东莞市工商局出具的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企业机读资料为由拒绝立案是否合法?

我的意见如下列:

1、东莞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查封的对象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已停产停业,该公司已不在正常经营的状态之下,也正因为如此,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才要求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协助配合其执行查封的执法行为。

2、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在查封程序中对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设定的协助执行的义务,则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据此获得了要求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出具查封手续的权利。

3、如果本案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属于正常经营状态,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通过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的配合能够独立完成查封行为,而无须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的协助配合,则出租人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作为与此查封的无关人员提出要求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向其出具查封手续的要求就属于无理要求,常平法庭予以拒绝属于合法正当的范围。

4、有人认为查封裁定给予的对象根据法律的规定是指申请人和被执行人,而本案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既不是查封裁定的原告,也不是被执行人,故法院拒绝给予裁定不违法,我认为这种观点混淆了法律设定负担性义务和授益性义务的差别,根据负担性义务理论,国家机关包括法院对人民的权益作出限制或增设负担性义务,则应有法律上的明确授权,没有法律上明确性授权而为之,则属于违法之列。而给予人民授益性义务,即便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但该行为明显有利于人民的权益保障,且又在国家机关的职责范围之内,即便没有法律的明确规定,国家机关仍得依其职责选择对人民最有利之行为。

因此,,针对第一个争议,我认为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既然要求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对其执行工作予以配合,即便从知情权的角度来讲,常平法庭给予一份查封裁定的复印件以作知会所用也属于人之常情之事。而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断然拒绝向协助执行人出具查封手续自属违法行为无疑。

5、有关本案的场地占用费问题,我认为,如果被查封的对象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尚在正常经营,则出租人与承租人之间就有关厂房使用的问题应另行遵循法律程序加以解决。

6、但本案的实情是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在查封之前已然停产停业,司法查封的属性具有任何人未经法院许可不得擅自处理的效力,法院持续查封的过程中自然也损及租赁厂房不得再另行出租牟利,因此,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拒绝出租人的建议将查封的机器设备存放在出租人提供的其他地方时,法院有义务作出减轻出租人损失的决定,以避免司法权过度不当损害与查封案件无关的他人利益。

7、再者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二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因鉴定、公告、勘验、翻译、评估、拍卖、变卖、仓储、保管、运输、船舶监管等发生的依法应当由当事人负担的费用,人民法院根据谁主张、谁负担的原则,决定由当事人直接支付给有关机构或者单位,人民法院不得代收代付。据此,深圳市鸿威源投资有限公司向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提出决定查封期间的场地使用费的承担问题并非毫无法律依据,而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断然拒绝显然与法有违。

8、有关立案的法定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很明确,就四个条件,原告起诉的义务是提供符合该四项条件所要求的证据材料。而本案原告起诉时提供了被告东莞市工商局20131219核发的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已能够明确证明被告的主体资格,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项规定。因此,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要求补充提供东莞市工商局出具的东莞市宝佑嘉电子有限公司企业机读资料,属于对原告设立负担性义务的要求,该要求的合法性应有法律的明确规定。

9、有观点认为,原告起诉对被告信息的负有保证准确、完整、详尽的义务,以避免起诉的被告存在主体不适格的情况,比如存在注销的情形。因此,法院要求原告提供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以外的企业机读资料属于合理的负担范围,我认为这种观点不尽其然,根据现有立法,原告起诉提供的被告信息根据程序性审查的原则,只需达到初步证明标准即可,无须排除一切合理怀疑,况且原告起诉的被告资格是否适当属于被告履行的诉讼抗辩权利,因此,如果原告没有提供被告的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则要求提供工商局的企业机读查询信息,仍属于合理要求,否则,法院的要求明显超过必要的限度,违反了比例原则,属于在法律规定之外增加了不合理的条件,况且即使原告提供的营业执照不能完全证实被告的主体是否明确,但组织机构代码仍具有相同的证明作用。

10、除开上述理由外,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还应当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的法院应当保障原告享有起诉权利优先的原则,因此,双方存在原告提供的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是否达到有明确被告的标准存在合理的争议的情况下,应当先行立案然而后向原告出具补正的通知,方符合人民法院保障当事人享有起诉权利的宗旨,而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则决定不予立案而直接出具补正通知,显然有违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三条所设立保障当事人诉权的立法旨意,故法院的上述做法不无值得商榷之处。

 上述问题因与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就个案的具体做法,存在不同的法律理解,且鉴于此类事项具有普遍性,故形成此文,以供各自商榷检讨,以达成纠正或更正之目的。

梅春来律师写于2014917

与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谈谈法律 - 梅春来律师 - 梅春来律师

 

与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法庭谈谈法律 - 梅春来律师 - 梅春来律师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