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春来律师

 
 
 

日志

 
 

梅春来|人生如梦 本院不许  

2016-12-18 17:54:25|  分类: 说说司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春来|人生如梦  本院不许

前两天江苏泰兴法院80后王云法官撰写了一份判决并上传于中国裁判网,后经好事者披露,遂引起争议,体制内法官认为过于诗意的判决容易失之于司法庄重,而体制外包括律师却又普遍认可,这种争议相当有趣,折射出朝野差异和对立,就像那张雾霾和蓝天对立的图片,泾渭分明又引人深思。

前贤黄棃洲在《明儒学案》中曾提出:“学问之道,以各人自用得着者为真,凡倚门傍户,依样画葫芦者,非流俗之士,则经生之业”。以此为标准,则判决书之撰写应以法官各自修养和个性为其本身风格,以性心之流淌为本真,而非千篇一律的模式化而突现其庄重,因此,照抄他人之判决,参照最高院之范本填空,依样画葫芦者,都不过是法界俗奴、司法民工,均不足以评价王云法官判决之优劣。

模版填空旨在棒杀法官独立思想,使其昏昏然成为他人之工具。这一点,我们这些带过徒弟的人,应该都知道,如果让徒弟或助理按原有格式更改诉讼文本,则即便是刚毕业之学生,也可以依样改出合用之文本,但如果令其放开大胆去写,不提供范本参照,则徒弟费时写出来的文本,要么词不达意、不知所谓,要么就是时间顺序颠倒、人物关系错乱,文本虽洋洋数千言,却无一言得体能用,特别是起草上诉状,多数徒弟觉得难以下手,勉强下手写出的东西连他自己都不能说服。这说明照样画葫芦容易,独立撰写则要有一定功底,不是朝朝夕之间可以速成。

其原因在于,模版填空无须自己独立思维,也不必讲求水平高低,而无模版之参照,则需要律师或法官对案子有自己独立的看法或见解,且如何阐述这种看法或见解,又与文本撰写者各自修为有着莫大关系,古文功底深厚者可以如台湾陈水扁一案蔡守训法官一样引儒家经典予以论证。对西学透彻者,也一样可以引用西方名著经典,洒脱者可以引用唐宋诗文,严谨者可以引用明清考据,各人学养侧重不同,论证方法自然不同,因此,辜鸿铭固然可以说:“你们见过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可曾见过一个茶杯配四个茶壶?”而陆小曼却对除志摩说:“志摩,你可不能拿辜老的茶壶来作藉口而多置茶杯。你要知道,你不是我的茶壶,而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用,牙刷可不行”。可见同样是男女匹配问题,辜鸿铭和陆小曼均以物借喻,各自相对,却又平分秋色,所以判决引入诗词歌赋、甚至儒家经典和圣经,仍是各自平日读书修为问题,万变不离其宗,只是手法不同,又何来如被人掘了祖坟一样难受?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些古板法官对这类个性化判决进行指责?我认为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这类古板法官深受模版填空之害,久之不闻其臭,反以其香,习惯了脑后拖着的长辨子,就本能对剪发的行为视为数典忘祖、大逆不道。其二是自己水平不够,写不出来,当别人写出来反衬自己水平不足时,就特别嫉妒和恐慌,因为如果每个法官都敢于用自己平时读书所得之学识去撰写个性化之判决,则如百花争艳、各自争春,那些靠混日子填空判案的法官就没有了滥竽充数的空间,法官的职位就算有了自己的真正门槛,法官也就不再是那些阿狗阿猫的人都可以去当,这样一来,一般水平差的人就不敢奢望法官席位,因为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所以,要淘汰那些劣等法官就得鼓励这些真正有才学的法官写出属于自己风格的判决书,而不是光会写文采盎然的辞职信,这一点法律界一定要明白,个性化判决对将来司法独立的意义,有个性化就不会有工具化,相反都工具化了,司法判决就不会有法官的独立思想。

再者,法官的权威来源于判决,目前大家之所以对这类另类的判决书给予很大的关注,其潜在的思潮就是大家已经十分厌倦,那些只会讲“原告依据不足,本院驳回”这一类极不讲道理的填空判决,这些填空判决不仅遏杀法官的独立思想,也遏杀法官的人性和良知。

从目前看来,现在写得好,敢于写出自己所思所想的法官,基本上是集中于80后以及90后这一代法官,这类法官年轻但思想开放,且个性独立,不同于706050这几代的老油子法官,将来司法真的有所改变,能寄于希望的就是这些90以后这一代的法官。而那些706050这几代的老油子法官已把司法堕落成如今这个样子,对后一代法官毫无建树,也无可以值得传承的东西,哪有什么资格和脸面去指责这些后进的法官?所以,王云等法官对那些老油子法官的批评和指责根本就不必在意,现在不比前几年,要找人托关系才进得了法院,如今这司法衙门你们不写辞职信,已经是难得的忠诚。

更何况如今情势已变,民众呼唤司法公正非常迫切,多数法官也有意要着力修正自己负面的司法形象,因此,大路朝天,各管一边,上面不改,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可以自己改。如何撰写判决文书,形式上可以参照最高院的范本,但内容上可以加上自己的特色,喜欢易经、圣经或道德经、论语等法官,只要在判决书上能用得着,就可以按前贤黄棃洲的意思各得其用,喜欢马列主义的法官,也可以用资本论、共产党宣言或党章论证,不必拘泥,一如赵廷铭跋清汪辉祖《吴中判牍》:“圣贤经济,父母心肠,循吏矩范,惟执法而不泥法,顺情而不矫情,无憾不平有感斯应天下,惟真读书人,始足为生民造福,质之通者,鲜不谓然。

诚是良言,父母心肠,良知居中,法若无情,只会走向专横残暴,中国裁判文书网所载判决洋洋大观,又有多少值得称许的生花之管、延蔓之词?又有多少句式展现仁心惠政,出自法官的天理人情?我们可以反躬自问的!

人生如梦,本院不许,怕就怕在空留下那些《龙筋凤髓判笺》和《折狱龟鉴》等遗韵,后人均不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